Posted by at

2014年09月19日

禾苗遇到了一場及時雨。

 大字不識的父親,大口大口地吸著旱煙,默默地陪著聚精會神看書的我。父親無數次用火鉗,夾住正在燃燒的柴火點燃被夜風吹滅的煤油燈。清幽的月光透過瓦片的裂縫落到樓板上,天空中閃爍著幾顆眨著眼睛的星星。捧著那本翻看很多次,陳舊的《神雕俠侶》,我仿佛是久旱的禾苗遇到了一場及時雨周向榮醫生
  安靜的夜晚,稻花的幽香,桂花的芳香伴隨著夜風,四處擴散。昏暗的燈光下,目光穿透桌上《神雕俠侶》中的俠客正在江湖裏行俠仗義,而隱藏在我身邊佩戴刀劍的俠客,只是無數只忙著吸我血液,肚子圓滾滾的蚊子。
  童年的我,每逢學校放假,趕著家裏唯一的一頭牛到後山。我依靠著大樹,在樹陰 的遮擋下,打開《神雕俠侶》,讀到精彩的情節,仿佛學會了楊過的輕功,騰雲駕霧地飛上樹梢,牛的一舉一動在我的掌控下,眨眼間,楊過的神雕帶我到習武的古墓。原本老老實實吃草的牛,趁我不注意,消失在後山,跑下山坡,伸出來的舌頭如同鐮刀一樣割著鄰居家的玉米苗。我必須看好牛,要是牛吃光了莊稼,父親會把《神雕俠侶》扔進煮豬潲的灶膛,他的巴掌,會拍得我的屁股開花。
  牛吃飽了,睡在水塘裏,鼻孔裏噴出“咈咈”的聲音,伸長的脖子望著遠方崎嶇的山路,樹林茂密的青山,奔跑的河流。我坐在牛塘邊,靜靜地打開書,楊過自小父母雙亡,被父親生前結義兄弟,江湖上有名的大俠郭靖送到天下道教正宗的全真教去學武。全真教教規森嚴,天性叛逆的楊過在教中吃盡苦頭,忍無可忍,逃出全真教。
  周向榮醫生跑出水塘的牛讓我趕緊合上書本,我沒有小龍女飛過天空的輕功,只能跟著黃土路上的牛蹄印,一步一步尋找這個可惡的傢伙。我氣喘喘地爬上山頂,微風吹拂著我的長髮,透過重巒疊嶂的山峰,看到遠方一棟棟拔地而起的海市蜃樓,我抬起頭仰望樓層的高度,帽子竟然落到地上。一條條寬廣的主幹道,人來人往,川流不息,我聽到了小販們放開嗓子的吆喝聲。一雙雙腳穿皮鞋的城裏人的臉上帶著微笑,不,那不是微笑,那是自豪的表情。當然,這些只是我童年的腦海裏虛構的幻想,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遠方沒有泥濘的羊腸小徑,沒有等待雨季到來搶水耙田的旱田,沒有亂跑的牛,沒有難咽的蒿草粥,也沒有天天扳起手指等待著殺年豬的煎熬。那片牛喜歡的後山,也不是楊過練武的古墓。行俠仗義的俠客,一把劍可以行走江湖,伸張正義,而我只能好好看好我的牛。
  父親無數次將趴在飯桌上睡著的我抱到床上,我睜開朦朧的雙眼,看見了父親,生氣地說:“爹,抱我上床睡覺幹嘛?我還要看書。”父親輕聲地告訴我:“丫頭,雞都叫過頭遍了,趕緊睡覺,早上還要上學。”待到東方發白,我挎上書包,穿上繡花鞋,擰好母親為我盛好飯的飯盒,拔腿跑在鄉間的小路上。
  我經常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看見父親在田裏吆喝著牛,他的全身沾滿了渾黃的泥水。套軛下嘴吐白沫的牛,停下疲憊的步伐。父親手中的鞭子一甩,牛在劇痛的驅使下,拼命地在田裏向前掙扎,步履沉重,前行維艱。晚歸的父親扛著鐵耙,牽著牛回家。卸下牛軛,牛脖子被牛軛摩擦得血跡斑斑,我看見父親眼裏的淚花,我知道他心疼牛。父親背著母親屋裏給牛打來一桶豬潲,放上點食鹽,靜等牛吃光後再給牛添上草,然後拍拍牛的脊背,才關上牛圈門周向榮醫生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0:47Comments(0)相愛指標

2011年12月20日

冥冥之中一場噩夢

這是我這么久以來首次書寫自己最直面的生活和情感。

我沒有想到在書寫的過程中卻是這般坦然。文中提到了很多我的價值觀和感情觀。讀過之後也許會有另一番斬獲。但不管怎樣。你要相信我心裡的善良、友愛。以及最真摯的希望。

從我開始對這個世界有了最初的認知和稚嫩的價值觀以來,所有眼睛裡所看到的風景在我的生命裡都變得異常得靜謐,我只知道人與外界之間的聯繫太過緊密,世界也從來不會受到人情緒的影響而變化,事物的法則似乎可以擊潰人任何的承受能力。我了解我自己心裡所屬,內心保持一種真自由,而現實卻讓我無聲承重著一種假束縛。生活需要具象直白的表露,而我不知道為何總是習慣怯懦著逃避,這樣以來,我害怕有一天我會逐漸退化,心在漫長的等待中或許會逐漸變得麻木,我需要的激情,來自何時何地我亦不知。

當我開始成熟起來,不再歇斯底裡般無情釋放,而選擇默默忍受時,才真正開始覺得,其實我遺忘了生存的價值立體剪裁

這一年的生活,過的有些匪夷所思,在之前的時日裡,我從來沒有想到過,人生根本不允許提前揣測推理,或者做任何規劃。一切真相都會被當下所揭露,人活在當下此刻最為妥當和諧。然而我犯著大多數人所犯的錯誤︰太過不注重此刻的生活,朝前看的太高太遠,容易疲累不堪,懷念過去的歲月,便陷入漫無止境的感傷。我們苦苦追尋著一種陽光輕鬆的生活模式,卻自欺欺人得活在過去以及妄想未來的蒼白境地。

從校園到職場的道路走得太過匆忙,與如今快節奏的生活形成正比。有很多全新擺在自己面前的規則需要慢慢學習並習慣,這個艱苦的過程存在著巨大的力量,這種力量足以讓人得到磨練,足以讓一個孩子成長為大人。我承認自己內心裡的軟弱,有時候也很想敗下陣來,走得太累想要歇歇腳,然而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在這個爭先恐後的世界,你永遠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在你短暫歇息的片刻,就獲得了比你更多的斬獲。是現實,逼迫我們必須堅持下去,哪怕撞南牆撞得頭破血流,哪怕呼吸急促極近窒息。

來到現下的工作地點,南方地域,氣候有些潮濕,並非樓宇林立的城市,而是單純蒼涼的村落,世界五百強國企礦山企業,名號和地域有些不搭調,六十年的歷史,祖輩父輩曾為這個企業奮鬥終生,雖然條件優越,但是沒有值得羨慕的地方。從北方到南方,從家鄉到外地,中間輾轉的部分,經歷了一年半的培養訓練和實習,最終飄落至此。

我是一個比較容易適應環境的人,我的工作和大多數人一樣,井下職工,需要穿戴勞保用品下井,其實井下環境還好,燈光明亮,通風適當,不像通常人們所說,危險系數也不是想像中那麼高,對於從小對礦山文化不了解的人來說,一定是一件特別恐怖的頭班。而對於我們來說,祖輩們都為此付出過,也就沒有多么擔心了。工作後所遇到的一些同事,以及和同事間的情感,或許不似學生時代的友誼那麼單純,彼此之間看到的,是更加現實的支撐。因為都是背井離鄉的同路人,心裡的安全感更容易讓人敞開心扉。剛剛上班時,一切都特別新鮮,也許跟我的性格有關,總是一陣新鮮感過去之後,我就變得格外隱忍和沈默,通常和上學時一樣,突然之間在人們中間就變得最為郁郁寡歡的人物。於是日子也漸漸變得乏味。

一開始分到維修時,和 YK 一直在一起,這個小兄弟很是活潑調皮,卻總是帶給我們歡樂, YK 的父親是當時我們的師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師傅,看到他年紀一大把,工作時的一絲不苟的精神實在太讓我們感動,那些時候雖然工作有點累,但是和這位好師傅以及那些好兄弟在一起,日子過得也是蠻快樂的。後來分回生產班,這些同事都是特別實在又特別善良的人。昊哥很照顧我,時常在我心情不好時,和我說心裡話,解除我的苦悶;一展這個小兄弟,在我看來他還只是個好孩子,是一個特別講義氣的人,一點都看不了自己的朋友受委屈,我們擁有著太多共同的愛好,直到組建了一個名叫楓嶼的文藝團隊;亮亮是一個幽默感很強烈的人,跟他在一起,臉上總是充滿笑容;還有 XZ ,曾經也和他鬧過不愉快,可是後來他還是成為了我醉酒時可以靠在他懷裡傷心哭泣的人。還有很多人,他們都曾讓我感覺到溫暖。

然而,我卻不明白為什麼我的心裡還總是感覺到孤獨,看著別人有說有笑,我望著他們,腦子中總是會覺得這個世界這么喧鬧繁複而美麗,為什麼我會逃不出內心那片蒼涼孤僻的地方?或許是我其實早已經把自己的心緊鎖起來,不想讓別人看到心裡澎湃而熾熱得跳動,越想讓人們在乎自己,就越不敢將心交出來,於是小心翼翼,活得就變得特別壓抑。我時常問自己,何必總是覺得別人拋棄了自己,也許真的是我自己沒有真誠的面對這個世界和這些我周遭所生活著的人們甲殼素

再者說來,每個人都有他獨守的那塊地方,難以對任何人訴說,就連自己都害怕面對的一個角落,這個角落沒有一個人可以分擔,只有自己知曉,於是,人與人便變得開始勾心斗角起來。而且更加需要強調的是,如今的社會,拼爹吃飯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好的崗位永遠是留給那些有背景的人的,哪怕你工作再勤懇,做事再漂亮,你沒有一個過硬的背景,那個位置永遠不屬於你。中國的這種風氣實在讓我太看不起,人和人永遠都不會是平等的。所以,我總是習慣把自己逐漸放低,做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角色,做好自己就已經足夠,快不快樂那是自己的事情,從來不會從客觀的角度去分析我自己心裡的情緒。有過責怪和憤懣,但最終會想明白,那些全部是跟自己過不去,何必呢?

很久之前就聽說過,工作之後,生活會很單調,一成不變的工作時間睡覺時間吃飯時間,從小到大都是這樣度過三點一線式的生活基調。附近也沒有可以娛樂的地方,礦區周遭那些飯店什麼的都因我們的到來盈利不淺,生活就這樣平淡度過,日子一天天像流星一樣在天空中一一劃過不留痕跡,每天都會思考很多事情,可是最後發現,思考過去,那些想法永遠不是一成不變的。我們各自的壓力,都有一個漫長而沉重的故事,家庭,未來,婚姻,都成為必然考慮的事情。

而之於我的故事,我最親近的幾個朋友都知道,讓他們知道完全是一種偶然。父母離異,父親因病住在養老院等等等等之類的詞彙和語句附加在我身上理所應當,從前的我,由於自尊心的緣故,從未跟別人談起過關於我的家庭,而現下,自己的獨立讓我有勇氣面對這些悲傷陰暗的背景,每當談及這些類似的問題,我都是坦然處之,微笑而過,其實這么多年,心早已對這些事情麻木了,別人看來也許會為此感慨唏噓,因此而鄙視我的也大有人在,可是這些陰暗的一面,告訴我,未來的生活全部只能靠自己,是這樣的開始,注定了我一生都將是一個感性之人一直至終,敏感而容易受傷。哪怕全世界都失寵,我也要好好愛自己,因為我們每個人,最疼愛自己的人,還是我們自己。至少,別人看來異常鄙夷的事情卻是可以給我堅強的事情。

可能是家庭這種情感陰影的原因,我時常會對人的情感產生疑惑,這種疑惑來自與生俱來對感情的不信任,友情也好愛情也罷。而這種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健康的想法,對於我個人而言卻格外矛盾,渴望得到或者看到真愛,卻從來沒有真正相信過真愛。當我發現下思考這些問題時我的心態已經發生畸形和扭曲之時,所有疑惑都像是一種毒品,讓我戒不掉忘不了,我才知道,這是一種惡性循環,只會對自己不利,嚴重的,更會傷及他人。

記得我發過一段微博︰“生活中,每天會經歷很多事情,也會跟很多人一起處事。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時常會因為事情而變化。我期盼恆久不變的情感,友情也好,愛情也罷。但我知道,這是極其不現實的。是因為心裡的在乎,我時常會覺得自己失寵,被人世遺棄。蒼白的時間裡我忘了感受,溫暖是需要感受的。所以,孤獨難免。”我難以判斷我所說的這些是否正確,我只知道這是我當時的一個看法,這種看法有些自私。我之前有過愛情,那時也許是還處於青春期,對愛情了解不深刻,遊戲人間。有時人需要在年少時經歷幾次失敗的愛情,有過失敗的經歷,會逐漸找到正確的認知,即使傷害了受傷了,也是一種斬獲亞加力膠

在愛的時候會覺得就是真愛,一旦失去了放棄了,會給自己找到一個這不是真愛的理由作為對自己的妥協。在我懂得愛情的時候,總是會希望能找到一個善良仁愛的女孩,來讓我找回從小失去母愛的平衡,可是由於彼此都在異地,感情基礎不太牢固,彼此不肯全心付出,沒有愛到骨子裡,時間,空間,人的善變的心,都成為愛情維系下去的阻隔,最終分開,誰也不曾聯繫誰。我記得在分手那天的電話裡,她對我說要好好的,希望我能找到我的真愛。這句話明明是傷害最深的一句話,可為什麼是我們分手後通常會說的話呢?是祝福?還是作為結束的儀式呢?我頓時覺得這句話相當虛偽,所以,我覺得在兩個即將面臨分手的人,最好什麼話都不要說,沈默結束,脆弱的心靈經受不起這樣虛偽的祝福和告別。

我承認,我是一個親情受過傷、友情受過傷、愛情受過傷的人,當一個人遍體鱗傷的時候,他還有什麼樣的力氣存活下去呢?我不禁想要向這個冷漠和虛情假意的世界提問,孤獨、頹廢、尋求麻木、逃避、心思黯淡,能否從這些看起來讓人寒冷的詞語中抽提挖掘出新的力量和希望呢?既然覺得是感情拋棄了你,你失去了世界對你的寵愛,那麼你是不是就要也讓世界失寵呢?人其實是世界上最害怕孤單並最為悲哀的動物,每個人都想要找一個最愛的人,擁抱在一起,溫暖一生,共同用盡全部營生下去,終了還不是孤獨至死?那麼,人從生到死中間所有發生過的故事,便是活著的意義。哪怕這個中間的過程再慘不忍睹,也還是有它的意義所在。

所以,還是不要悲傷。換一個角度吧,以不同的姿態仰望天空,看到的是不同的風景。我曾經對自己的未來有過規劃,找個雙職工,一輩子在一起,買套房子,福祉過一生。但是世事在不斷變化,這變化的速度我們永遠也計畫不來的。順其自然,是明智的選擇,冥冥之中,必定會有最有價值的生活出現。不要慌忙,不要茫然失措。我勸告自己,把握好自己的心態,我安慰自己,我從來沒有失去世界的寵愛,所有隱晦的想法和態度,只是一次反省,或者是場噩夢,總有一天會醒過來。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6:28Comments(0)相愛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