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1年06月29日

收穫一個美美的夢

不知什麼時候起,很不開心就會不自覺地想到那個地方——一個叫不出名字的地方,我稱之為心靈棲息之所。

穿過殘垣斷壁,進入一條寬寬的水泥路,不算新但很乾淨整潔的路。佝僂著腰,粗粗地喘著氣,但從不停歇,因為不想錯失這唯一的可以靜聽自己呼吸的機會。在半山腰,也有一段很寬很平的路,稀稀落落地站著或坐著些人,有在運動的古稀老人,也有光著身子無憂無慮地在地上嬉戲的孩童,時而不時地發出陣陣純真的歡笑聲。路的盡頭有一座亭台,沿著樓梯往下走,是一個三面環山的湖泊。坐在水邊的石凳上,放眼望去,一片鬱鬱蔥蔥,說不上巍峨或秀麗,但依然美不勝收。微風拂過,湖面泛起陣陣漣漪,在夕陽的餘暉下,星光點點。

此情此景,聽著自己喜歡的歌,竟然感動得熱淚盈眶。 “為什麼我的眼裡總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或許,對於這片尚且陌生的土地,談不上愛得深沉,但無疑我是熱愛生活的。藍藍的天空,白雲飄。遠處,山澗潺潺的流水聲,像調皮的頑童在恣意地敲著琴鍵,斷斷續續,若有若​​無。仰著頭,任由淚水汩汩奪眶而出。這個時候,心靈向著青山綠水,無需假裝堅強,勇敢地展現最真實的內心。也覺得,經由大自然的洗滌,一切都會歸屬自然,愉快的和悲傷的。

夜幕降臨,起身離去,會有不捨。在下那段很陡的“長坂坡”時,身體的慣性,會控制不住地加速,不由得回想起中考前的那段日子。那時候,學習緊張,在校住讀。但每週五晚會回家,還在讀小學的弟弟就會騎著他的小自行車去接我。其間,也有一段坡路,現在想來也沒有很陡。但那時很害怕,就讓弟弟停車。男孩子皮呀,他哪聽呢,就咧著嘴笑,還大喊“衝啊”。我就嚇得趕緊跳下車來,結果膝蓋給蹭破了。回到家,媽媽看著我還在淌血的膝蓋大罵。弟弟拿出止血藥,說:“姐,下次你不跳,保證好玩。”後來,再下那段坡時,我真沒再跳。從往事中回過神來網頁設計,我也加緊步伐,衝下山坡。當然,也收穫了一陣涼爽的風。我要像風一樣自由,歲月滄桑,獨自承受。

藍天白雲,湖光山色,草木花叢,微風習習,都是大自然賜予的禮物。山坡下,雄偉的大殿,蜿蜒上網亭台長廊,渾然一體,很完美的統一。這不正是現在的人們所追求的人與自然的和諧美嗎?

童年如一個無暇的夢,而我的夢裡卻有了一塊疤,常常疼醒所有的回憶cd架。然後,心被遙遠的愛與溫暖所湮沒。離家幾年來,父親幾次在電話裡,對我的偏執和不懂事大聲責罵,當時覺得不服和委屈。直到現在,真正步入社會,才如夢初醒。而醒後,他的恨鐵不成鋼,他少有的怒吼,成為我心底最溫柔的傷,一次次逼出我的淚來。

回到宿舍,泡了杯枸杞茶,據說悲傷會傷肝,枸杞茶護肝。邊品便看喜歡的文章,無關作者風濕,溫情的,哲理的,抑或是社會見聞都愛看。然後,聽三兩首勵志歌曲,振奮鬥志。隨後,伴著舒緩的輕音樂入眠,收穫一個美美的夢。

次日醒來,太陽依然升起。而我,也要綻放笑容,迎接又一個美好的今天。生活原本就是如此。
dermes vs Medilase| Spain immigration | natural stone jewelry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