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1年11月23日

不再見如往常一般

窗外的秋雨下了整整一天了,依然如開始一般的黯然神傷,又似乎尋了一天的余暉。而我也依舊站立在這窗前,等待著窗前的蓮花能夠快點入睡。一如在窗前看著你靜入夢鄉一樣,而這一切卻被晚秋,染了一夜的秋殤。

我依然還能回憶起你甜美的一笑,那宛如初醒的睡蓮一般靜美,雖然我一身袈裟。每當我閑扯著自己的思緒之時,只要你在我的身邊,你都會用手輕輕地將我的頭扭過去。你那似水的雙眸,蘊含了說不盡的柔情與空靈紙袋印刷

記得那天我在讀詩詞,你依然斜倚在我的右肩上,不覺之間,你的淚水打濕了我的衣衫,更打濕了我的心。我問︰嵐,怎么哭了?你哽咽了片刻,說︰我看到了你詩詞裡面的眾生,是如此的悲苦,是如此的不幸。我便拿出紙巾為你拭去淚痕時,你說不用,因為你想如果這淚水能夠洗去他們的悲苦,洗淨他們的不幸,即使自己消失了妙美之容,又有什麼呢。

如果我知道自己的誦讀會讓你這樣的傷心,我就不會拿起這沉重的詩稿,我就不會誦讀這憂傷的詞句。但你跟我說,這一切不是我的錯,而是我的聲音如同那佛堂中的梵唱,你喜歡我的聲音,願意聽一輩子。我也答應你,要給你讀一輩子的詩詞,但再也不讓你傷心落淚。直到你我消失了年華,褪去了記憶。於是你我沐浴著晨曦,我誦讀著柔美的詞句,而你側耳聆聽。

花開花落,幾榮幾枯。剔透的雨珠砸在青石上,不再如寶石一樣美輪美奐。秋風撕扯著樹木的衣裳,金秋的靜美也被這風扯得粉碎書刊印刷

那天跟往常一樣,我讀著那詩詞。你卻要讓我給你誦讀佛經,我一臉的木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你會突然讓我給你誦讀佛經。當時我說,嵐,真的要誦讀佛經嗎?你很無力的點了一下頭。我於是費盡力氣找來了一本破舊的《心經》,我不知道自己認不認識上面的繁體,也不曉上面的意指。而且卻已倒在我的懷裡,而我渾然不知,還是在誦讀著這本《心經》。你說這是你聽到世界上最美的誦讀,最好聽的梵唱。你讓我閉上雙眼,說這樣能看見佛光,我不加思索的將雙眼閉上,做了一個美麗的夢。

一位仙子從我身邊走過,我不敢去看她一眼,而她飄逸的素衣從我臉上劃過,當我努力想看清這位仙子的時候,只留下那唯美的倩影在我的視野之中。雙眼婆娑,看著那迷離的背影漸行漸遠。

等我醒來之時,我雙手空無一物,即便是你留下的一絲影痕。

轉瞬之間,不知道多少春風秋雨在我的袖下拂過,不知道多少次的夏雲冬雪埋了我這顆不安的心。更不曉得有多少的僧眾聽過我的誦經之聲,也忘記了自己燃盡了多少紅燭,翻過了多少經卷。自己堅定信念了,執意行著這不屬於僧的修行,誦著這永遠沒有正果的經文,度著找尋不到歸宿的世人。

我終其一生,或許做不到玄奘法師西行弘法,也做不了倉央活佛的愛情佳話,我只是在這萬世不改的禪院為你誦經,為你發愿。只要讓這雲遮不住我音,我要讓這天度不了我身,也讓這地埋不了我心,更要讓眾生明白我意。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7:51Comments(0)狂想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