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1年11月24日

掀起命運中的塵埃

走過高碩的樹底,清風拂拂,仰頭看到高高的藍天,耳邊突然響起《東京愛情故事》的主題曲“那日那時在那地方,如果不能遇上你,我們永遠也像陌生人一樣。”想起莉香微揚起頭帶點俏皮的笑,笑起來咪咪的眼,自信的充滿活力的走在路上,就想起許多過往的時光。《東愛》是70後心中最最經典的日劇,有著愛情圖騰般的意義。

那一年的夏天(那一年怎么就過去了這么久),我們總是在傍晚吃飯的時候,捧著個飯碗,和許多認識不認識的學姐學妹一起,圍在電視機旁,一邊吃飯一邊看《東愛》。大家都喜歡莉香,清秀的面容,開朗活潑可愛,機靈俏皮,走路蹦蹦跳跳,充滿活力。最愛的是她笑起來咪咪的彎月一樣的眼,可愛極了。不管受到多大的委屈,第二天照樣笑瞇瞇的,充滿熱情的做事情。“嗨﹗完治﹗”,從後面趕上來輕輕拍一下完治,彷彿沒有發生什麼事。但是並不是莉香就不會傷心,只是她總是隱藏起自己的悲傷,總是喜歡把最燦爛的笑容展示給別人。真正傷心了,她也可以無視完治的。或許我們都有過那樣的時候,帶著不管罔顧的任性,以為自己真心付出就一定會有相同的回報,其實不然。

理惠看起來安安靜靜柔柔弱弱,很嫻靜的樣子,卻是最厲害的女人。那些我們自以為很愛我們的男生,一看到這樣的中學時代暗戀過的女人暗暗垂淚的樣子,心裡就會徹底崩潰,馬上就會心生憐惜了吧?因為她比較需要人安慰,而莉香,你是比較堅強的嘛﹗果真是這樣嗎?那麼完治你就可以一次次讓莉香傷心,那麼莉香你傷心的時候,就該自己安靜的呆著,自己安慰自己吧。比較獨立的莉香,沒有理惠的化骨綿掌,不能傷人於無形,功力上就略輸一籌了。有時候看著低著頭有點羞澀的笑笑的理惠,心裡就生氣。完治這樣有點有優柔寡斷的男人,怎么能敵過這樣的殺傷力。其實覺得完治配不上莉香,這樣憨憨傻傻的鄉下小子,不解風情,不懂甘言蜜語,沒有什麼閱歷和背景,而且,也不是很帥。為什麼莉香會喜歡這樣的男生?也許正是憨憨傻傻的樣子。正如蓉兒之喜歡靖哥哥。如果這樣的故事發生在現下的中國,也許莉香就會選擇上司了吧強生嬰兒洗頭水


想起那個經典的分別鏡頭,兩人同時喊著“一、二、三﹗”然而莉香沒有按照約定好的轉身離去,而是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完治離去的背影,然後當完治轉過身,莉香卻已經離去。這樣的場景,見出兩人性格之憨濃與俏皮之別,更預示了最終的結局。在愛情裡,受傷最深的,往往是那個沒有最先轉身走掉的人,而等另一個想轉身回來,那個人已經走遠,再也不在。世事往往是這樣的陰錯陽差。但是故事的結局,往往不是個人所能掌控,人不過是掀起命運中的塵埃強生洗頭水

青春、激情、純真、任性、感傷、遺憾,那樣的好故事,不知道在現實裡是不是每天還在上演。但是那個夏天,那個時代,已經一去不返。想起莉香和完治在樓頂仰望星空,莉香說自己從小跟父母不斷搬家,不斷換新學校,沒有很久的同學,也沒有很好的朋友,但這樣的仰望著星空,想起世界的某個角落,一定有一些人,也和自己一樣在仰望同一片星空,感覺自己並不是孤獨一人。真的,出來工作,朋友很難找。很多獨自在外打拼的人,是不是會對莉香的這一段話特別容易共鳴。我只能對著星空,懷想很多年前,曾有那麼一群女孩子‧‧‧‧‧‧可是,她們現下,已經不是當年的女孩了。大家都走了,好像我還留在原地。曲終人散之後,對著曾經喧鬧的場地,最後面留下來的人,是不是比較悲傷。而且野狼籍的場地,再也收拾不起強生嬰兒洗頭水有毒。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6:10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