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8日

對愛幻想的一個夢

我不是純潔有定向的孩子,從小就缺乏安全感,大了尤甚。

大一那年和在母校複讀的後桌飛鴿傳書,鴻雁傳情,掏心挖肺,色膽包天的所謂戀愛,自以為會天長地久,地老天荒,白頭偕老,兒孫滿堂,一年不到,就鬧了100次分手,後來終於成了陌路。

照別人的看法,我該慶幸和那個個矮,駝背,羅圈腿,還悶騷的他分手,去另尋白馬王子的福祉,我懂的道理車載斗量,可是我的心還是知道掙扎的痛假髮

教室裡那個英語成績不錯的女孩自以為是的關心著同學︰what'swrong?,撐不住自己笑的滿面紅光,花枝亂顫。我走了出去,這個熱鬧歡樂的氣氛,我顯然是格格不入的。

那個溫暖的千金難換的下午,我一個人背著包包遊蕩在美麗的校園。夏日美麗到處到是那麼和諧,空氣都因了那些攜手而游的情侶變的甜蜜。

夢遊一樣到了拐角的湖,水不知道為何變的黃濁,孩子們不愛去了這樣我可以放心大膽的坐在那裡,當成自己的王國。我面朝湖水,把腿伸到水面上,看自己的倒影,當然還沒有勇氣跳下去,我只是想儘可能的親近它。

我仔細地看水裡的金魚,紅的豔麗,紅的明快,花的樸素,湖水變了顏色它們游的仍悠然自得,但是也許它們並不開心,象有七情六欲的人一樣。但是不能因為心情的陰或者雨使地球停止轉動。儘管心痛的想永遠閉上眼睛,不去面對,但是這個世界並不包容那麼多的隨心所欲,我們只看到魚在擰著身子舞蹈,就象看到身邊的朋友走來走去,都認為他們是積極健康的,但是,這只是表象,很膚淺但是就是看不透徹的表象。

陽光照射在水面上反射到我的 瞳孔裡,只覺得滿眼無盡的黑暗 ,我聽到失落的聲音在體內回響,絕望﹗這個可怕的字眼擠進我的腦海裡,我嚇了一跳塑膠回收

世界象一個巨大的蛀空的牙齒,麻木木的,倒也不覺得什麼,只是風來的時候,隱隱的有些酸痛。

兜裡裝了大把的糖,薄荷的,香蕉的,哈密瓜的,還有巧克力的,味道很純正,我很認真地吃著,也分給魚兒一半,我相信它們有太多的眼淚,所以它們選擇了生活在水裡。

我摟著包包,裡面有一個大信封,裡面是他給我的所有的情書,150克,不多就把我搞定了,我看信︰“我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委屈,更不會讓你受到我的傷害。”說的真好,當我的眼淚涌向眼眶時,我知道自己還留戀著他,我摸摸酸酸的鼻子,從心底裡開始嘲笑自己了。

自以為懂的自己,可是我發現我活了20年根本就不明白,我想讓誰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底是誰,冥冥中我注定如何,我感到命運在笑吟吟地踢著我的往前走了,我不由自主,茫然失措。

我坐在電腦前,當滑鼠無數次滑過他的**頭像,好像以往我撫摸他的臉,心裡驚濤駭浪地把持不住。

我爬到樓頂的小閣樓,全是玻璃罩著的,很明亮,很安全,我唱給自己許多歌,跑了調的,嗚嗚咽咽的,眼淚隨了嘔吐涌了上來,太陽白白的,象輪圓月,也象一張圓圓的發福的蒼白的臉,在注視著我團購網

有人說;“女人心裡想的什麼,男人永遠不會知道。”也許是我想的 太多嚇跑了他,對於朋友的感情我可以指點江山撥雲見日,但是輪到自己我只能 無奈一嘆﹗一時的迷戀要用一生來負擔了?這難道是我的劫難?

路邊的麻雀唧唧喳喳偶爾踱個紳士步,一起一伏地向前飛去,象海浪更象人生,我不漂亮如灰灰的麻雀,但是我自有飛翔天空,那只說好一起飛的雀中途離去,我難過也得風雨兼程。

吉米說 福祉的步道總是那麼短,一次的戀與失戀已教會我太多,成長總是伴隨著淚水和疼痛,象破繭而出的蝴蝶,是毛毛蟲經過艱難的蛻變才長出翅膀,飛上青天的。

他,只是我對愛幻想的一個夢,一個流放我的神話,我必須離開,因為愛的痛是隨遇而安的桃花。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7:18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