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2月28日

風不冰可夜太涼

1、清运装修垃圾的工作包括从业主户内全程清运至弃渣处置场 的全部工作。 (甲方需在小区内规划垃圾临时堆放点) 2、 甲方按装修房建筑面积每平方米 用,乙方自负盈亏。 3、垃圾清运费按月结算,每月 5 日前结清上月装修完毕户的全 部清运费搬運服務
寒夜已深,珻叒墭鍵盤上手指不停跳動著,一絲絲冰涼,透過皮膚,鑽入身體。
不由的緊了緊衣服,指間的火星倔強的忽明忽暗著,似乎要祛除無盡的嚴寒。
抬頭望向窗台,起身,伸手拉開了窗戶。
寒風擁擠著撲了過來,鑽入單薄的衣衫,似是好久未見得老友。
閉上眼睛,感受著它的冰涼,忽然間,發覺它的冰涼含帶著無助,夾雜著絕望。
呼呼的風聲似在呼喊,請抱緊我,我好冷。
顫了顫身子,又緊緊了衣服,抱起雙臂,漸漸的,無處不在的冰涼慢慢有了體溫。
輕喃:你可知,本就單薄的衣衫,本就漸冷的體溫,如何抵擋的住你的冰寒。
你好似仍是不情願,狹小的窗子幾乎經不起你的擁擠。
你“呼呼”的徘徊在四周,尋找,尋找一絲絲縫隙,拼命,拼命的往裡鑽,渴求一絲溫暖。
可你不知,你早已完全吞噬了,這一小撮溫暖Office Filing Cabinet
你也不知,他也不過是,一小撮擁有溫度的冰寒。
微微顫抖著,點燃一抹暗紅,特有的味道夾雜著冰寒剎那飄進心間,混沌的心神,已然開闢一片空白的碎片。
恍然間卻失了神,這一塊空白,終究只是空白,少了“看不清”,多了“望不盡”。
低頭看著忽明忽暗的光,本來暗紅的的光芒竟變的明亮,透著一點不屈,一點桀驁。
它本無閃耀,卻在寒風的侵虐中,變的刺目。
昂首,本以為看到是是皎潔的月光,卻忘記前方矗立一面灰白色的牆。
此時,是不是應該失望,惆悵?
很意外,卻沒有,有的只是豁然開朗,在這狹小的角落封閉的太久了,確實,是應該,登高遠望。
瞳孔收縮,焦點拉近,望著前方,發現這風不冰,這夜太涼。
故意忘記了關上小窗,回到桌前,繼續在鍵盤上,敘述著夜的涼。
終究是抵擋不住它一次次的侵襲,索取,屋內漸漸被墨色的寒冷撐的鼓脹客貨車
取暖吧,來,那一抹暗紅,我的老友,和我一起品嚐,這夜,無盡的涼。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6:40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