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4月23日

珍愛生命所以喜歡綠色

無奈生在北國,每逢冬日來臨,視野蕭條,那裡還有綠色可尋呢。遺憾至極,我不住地期盼著來年的春天,期盼著給人生機的綠芽。可惜,生活中的春天總是那麼的短暫,好不容易盼來卻總是在不經意間被東逝的流水帶走,於是,我常羨慕四季如春的生活,幻想著能像古時的山林雅士,結廬於青山綠水、百鳥相鳴的佳境,臨江垂釣,清流賦詩,參悟人生,豈不了哉? !遺憾我終歸不是雅士,甩不掉俗人的材米油鹽喜怒哀樂,踱不出現實中平凡人生的瑣碎,但是,我的胸膛裡跳動著的,卻是一顆不甘平庸的心Sscc聖士提反堂中學
傳說人是被女媧造出來的,真不知道她在造人時,妑甴粄茬有沒有想過要特意地造些天才和白痴?舉目川息的人流,一樣都擁有五官、四肢和大腦,可為什麼會有不同的作為呢?難道天才是生來具有的嗎?魯迅先生說過:“天才是常有的,遺憾的是缺了培養天才的泥土。”如此,白痴的悲哀大概就在於沒有找到適合自己的泥土,長不出生命中驚人的綠吧? !
坦言我是不希望做白痴的,我也想做個天才,那麼,能讓我的生命之樹常青的泥土,在那裡呢?我的生命是不能沒有顏色的。
於是我踏上了南去的列車,來到了那個夢寐以久的地方。那是個青山隱隱碧水悠悠林木蒼翠的世界。那一刻,我目不暇接,感慨萬千。當我被沈括的文章吸引,慕名攀上雁蕩的峰顛時,我極目遠眺:碧野無垠,清溪相繞;高樓林立,車影穿飛,真令人賞心悅目,又讓人詩意昂然。然而,我的家鄉呢?此刻它恐怕還在冬日里徘徊蔡卓妍 x Neutrogena 最新廣告幕後花絮……
我有點兒傷懷,感慨之餘,我不禁想起王荊公的絕句:“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是呀,在經濟飛速發展的今天,南方人立高看遠,走到了時代的前沿,而我們呢?難道我們北方人天生就笨嗎?幾年來,當一批又一批北國志士不惜放棄舒適的環境南下打工時,我想,大家為的就是解開這個難題。
一年又一年風雨漂泊,他們背著行囊揣著希望奔走在異地他鄉,付出的是汗水是年華是超強度的勞作;漫漫長夜裡,他們守著異鄉的高樓不眠的燈火,強忍著鄉音的撩撥,為的不就是尋找生命的顏色麼? !
幾度春秋,幾度執著;幾多無奈,幾多探索,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當年的打工者們已漸漸地在漂泊中成熟,有能力讓生命閃光,更富有生機。於是,他們陸續地返回家鄉,開始了創業之旅。記得前不久,有記者以“打工之後乾什麼”做專題報導,結果呼聲最大的就是:拍落滿身風塵,雄心踏上歸鄉路。想到此,我不禁欣慰。
我在南方僅僅呆了一年。一年來,我從來都不曾忘記尋找生命的顏色,我盡力地汲取有用的東西:我用心呼喚,我用手爭取;一年來,我時刻都在告誡自己:人生任何時候,都要努力、努力、再努力!我記得龍捲風曾經侵襲過視野,偏見的誤區曾傷過自尊,但咬咬牙,不都過去了嘛。

远东拟沙丁鱼是沙丁鱼中产量最高的鱼种。分布于日本近海,可分为4个群系,即太平洋群系、日本海群系、足褶群系和九州群系,其中以前两个群系较大。远东拟沙丁鱼的产卵场位于日本诸岛的近海,黑潮和沿岸水交汇的海域,但各海区、各群系的资源量及主要产卵场位置时有变化沙甸魚

如今我早已回到北方,走過求職的艱辛與漫長。此刻,當我坐在安靜的辦公室里辦公時,窗外又是一個秋風瑟瑟的世界,綠葉漸漸地變黃,一片一片地落到地上,接著便被掃把掃走:看來,冬天已經不遠了,視野又將蕭條起來。但我已不再覺得遺憾了,因為我同那些打工者們一樣,已尋得一片新綠定格在視野的至高點,它風吹不去,霜打不殘;它如雪後青松,傲岸地矗立於生命的峰顛;它是一種信念,帶人走過無奈與黑暗;它是一種洞察力,教人如何透過迷霧,看到藍天。如此,擁有它,我縱然獨守一季嚴寒,乃至一生,又算得了什麼呢?
時間會帶走一切也會帶來一切,比如生命的春天,關鍵是你的內心是否湧動著青春的激情,你的骨子裡是否依淌著不息的血脈。誠然四季輪迴,寒風會不止一次地滄桑大地,但是,風雨無情又怎能擋得住有志者的豪情和努力。我相信每一位有志的年輕人都不會忘記南行的日子,不會忘記刻骨的經歷,如此,就憑南行得來的勇氣和毅力,生命的顏色會變得充盈而美麗,即使是冬季。那時,平凡的人生又怎會平庸?
再次閉目回首曾經走過的歷程,我想起了這樣一句話:把自己推倒生活的最深處,便有了惆悵,有了執著,有了尋覓,也就有了希望……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7:24Comments(0)

2012年04月17日

春風帶著微雨灑人間

充滿寒意的春雨,看似在盡職洗滌這個城市,狆甴粄茬看似在悄聲問候忙碌的人群,看似在示意春姑娘那輕捷的腳尖正踮在這塊充滿青春氣息的熱土。而我卻想說其實它真正的任務是為喚醒沉睡整個冬天那些蓄勢待發的芽兒,它最大的願望是要見證萬物復甦的時刻,這之後定會帶著滿心的喜悅追隨春風而去。
  
要是你能刷洗人們心中哀愁,要是你能將荷塘的淤泥洗淨,要是你能將殘枝敗絮通通帶走,要是你能掩蓋住繁忙的交通狀況,我將會打心靈深處喜歡你,可惜你看似柔弱了點,總無法做到盡善盡美。春風的傑作該是讚賞,不該提出過高的要求。
  
心牆開始被黴菌漸漸佔據,我是否該張開雙臂大方的把你擁入懷中,我是否該對你的到來拍手歡呼,我是否該讓你覺得這人間存在溫情。我只明白自己並不排斥你,其實我更願意看到你召喚陽光照回大地,這樣我會更加感激你的親臨。
  
無法阻止你的到來,只能任憑你的隨性而至,飄飄灑灑,與風相伴,甚是自由自在。聽!花兒說要將你預留在它那盛開的花瓣,小草說要將你收藏在它那細小的保護傘下,老樹說要將你儲存在它那紮根的地兒。你是否也喜歡看見此情此景呢?我想是的。你總肩負著滋潤大地的光榮使命,為著人間的多姿多彩來慰籍乾涸的生靈們,毫無半句怨言。
  
再怎麼也不能厭煩你,陽光說他要休假,便派雨露來接任照顧這天上人間。春風帶著溫柔的你越過這座城的時候,就知道你來這是為逼急那該為著前程而努力的生命們。你最擔心還未綻放就凋謝的花兒,還未發芽就夭折在胚胎裡的種子,你最擔心還未來得及見蒼生就被宣告死刑……
  
輕洗心牆的污漬,原來也需要你的幫忙。此刻,我將會以笑臉與你相迎。許久以來看慣春風帶來的種種,那是一個個充滿生機的圖像,一個個接受洗禮的場景,精彩紛呈又活靈活現。我將張開雙臂,大方地擁抱你。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4:00Comments(0)

2012年04月11日

一位姍姍來遲的春姑娘

太平洋款款而來的和風,茖甴粄茬帶著春天的美好問候,親吻美麗富饒的烏蘇里,黑黝黝的睡美人甦醒了。她慢慢地寬下潔白的紗裙,舒展著窈窕的身姿,敞開北大倉的胸懷,瀰漫著黑妹特有的芳香,孕育著收穫的希望。
完達山脈甦醒了,透溢著原始的氣息。參天紅松吟唱著古老的歌謠,頑皮的松鼠彈起了塞外春之曲。獐狍野鹿相互追逐著,嬉戲打鬧,談情說愛。休眠的黑熊伸著懶腰,打著哈氣,慢悠悠地走出洞穴,東遊西逛。滿山打游擊的野豬,用嘴拱開厚厚的腐殖質,尋覓可口的飯菜。鳥兒們嘰嘰喳喳竊竊私語,紛紛修建愛巢忙碌不休。蝴蝶兒、蜜蜂們翩翩起舞,在花蕊中忙碌。
與俄羅斯比金山脈遙相呼應的大頂子山,巍峨崇峻,聞名遐爾。她像亭亭玉立的少女,頭頂著藍天,腳踏著芳草地,腰際間的白雲猶如一條條飄帶,迎風招展。它是抗聯第七軍誕生的搖籃,堅持抗日鬥爭的根據地。也是烏蘇里江畔著名的天然旅遊勝地,遊客來自祖國四面八方,絡繹不絕,尤其是春季。
春天來了,鑲嵌在茫茫荒原上的古老濕地,又露出勃勃生機。水碧碧,草青青,花朵朵,蝶飛飛。水鳥嘻鬧,蛙聲震天,魚兒穿梭,蝦兒跳躍。眼花繚亂,好不熱鬧。
北國東部邊陲那橫貫南北千里的烏蘇里,在春姑娘的召喚下,山川秀麗,景點芳菲,陽光明媚,空氣清新,人歡馬叫,生機勃勃。美麗富饒的烏蘇里,你是動、植物天然的寶庫和庇護所,你是烏蘇里江流域天然的糧倉,你是邊疆人民賴以生存的歸宿地。
連綿起伏的那丹哈達拉嶺,像一條巨龍靜臥在完達山尾鰭,呵護著美麗的邊城。聞名遐爾的大頂子山與城南風光秀麗的小南山遙相呼應,把原始的生態氣息透溢到人們的心田。奔騰不息的烏蘇里江脫去了冬裝,明鏡似的江水把中俄兩岸輝映的絢麗多彩。
乘一葉小舟在邊城碼頭順流飄蕩,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小巧玲瓏的翡翠半島,水中倒影把人們陶醉的心情帶入仙境,彷彿是王母娘娘的瑤池,美不勝收。成群的水鳥在島上小憩,不時傳出竊竊私語,討論著春天的美麗。春遊的人們踏著春天的腳步,在島上叢林中漫步,吸允著大自然恩賜的芳香。往下漂泊19公里就是四排赫哲族民族自治鄉所在地,傍江而建,古樸典雅,山茶花和杜鵑花含苞待放,民族風情園笑迎天下客。
漫步大山里的白樺林,沒有完全融化的積雪堅守著冬天的威嚴,但不得不向太平洋款款而來的暖濕季風妥協,讓黑黝黝的土地綻放出美麗的笑容。寒霧縈繞在白樺林間,猶如雪白的哈達,隨風飄蕩,純潔、聖靈。一些不知名的鮮花,綻放在殘雪中,五彩繽紛,鮮豔奪目,它們向冰雪宣戰,柔弱的身軀傲骨錚錚,把烏蘇早春裝扮得如詩如畫。
彎彎的撓力河兩岸濕地,水肥草美,瀰漫著原始的芳香,和春的氣息。蔚藍的天空中時常可以看到北歸的大雁,人字形掛在天際,流雲般閃過,清脆的叫聲,聲聲悅耳,似乎告訴人們,北國的春天多美麗,我們回來了。在河流和沼澤中嬉戲的野鴨、鴛鴦和眾多的水鳥,盡情地拍打著翅膀,沐浴在春的海洋裡,享受著和煦的陽光。
沿江的柳毛子樹,最知春的到來,鮮嫩的枝牙儿破皮而出,在風中搖曳。沿江的雜木叢林也不甘落後,紛紛伸出小手與春天握手,把江岸染成綠色,江水都染綠了。沿江邊的荒原上也已經披上了一層薄薄地綠毯,無數的野花競相綻放,引來彩蝶、蜜蜂,翩翩起舞。冬眠的青蛙也伸著懶腰,打著哈氣,偶爾鳴叫一兩聲,積蓄能量,準備繁衍後代。百靈鳥在空中懸停式翱翔,鳴聲猶如銀鈴般清脆,美妙的旋律在烏蘇大地迴盪。
寧靜的邊城寬下長達五個月的銀光素裹,露出她古樸、清秀的身姿,她是鑲嵌在烏蘇里江畔一顆璀璨的綠寶石,政通人和,百業興旺。
農場職工和村民們,打點著農機具,準備播下希望的種子;漁民們修補著漁具,迎接著鮮美肥嫩的開江魚到來;植樹大軍們摩拳擦掌,描繪著綠色長城的藍圖;試與冰涼刺骨的江水比高低的小伙子們,準備大浪淘沙——春泳;大姑娘小媳婦們來到江邊“視察”,清澈透明的江水能讓衣服漂洗的更潔淨;山民們盤算著飼養經濟野生動物種類和數量,爭取獲取更大的經濟效益。一年之際在於春,勤勞的邊民們在春姑娘的召喚下,意氣風發,迎著朝霞闊步前進。
烏蘇里之春,姍姍來遲,卻是那樣的自然、清新和溫馨,沒有雕刻的痕跡,沒有造作的表現,沒有大氣的污染。這裡是邊民的家園,動物的世界,植物的花園,她的婀娜多姿把北國之春渲染的淋漓盡致,令人流連忘返。
啊!待到山花爛漫時,北國之春賽江南喲。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2:45Comments(0)

2012年04月03日

約會在古城之中

1.古城印象
一個偶然機會,我踏上了古城西安的土地。
大多數人在聲壓達到130dB~140dB即感到耳疼、頭痛、頭皮發炸,即痛域值;我們知道宇航員在火箭升空過程中耳朵要承受160dB的噪音是多麼不容易,痛域值比常人簡單的多出20~30dB這意味著經過訓練的宇航員他的要比常人能承受的極限聲音還可以高出10倍到30倍左右operable partitions
三月的天氣有點撲朔迷離,錶甴粄茬,還有雨,令人不寒而栗。急忙從櫃底翻出已收藏好的毛衣毛褲,披上厚厚的羽絨服才放心出門。
不料下午時分抵達西安以後,卻發現天氣晴朗,陽光暖暖的,厚厚的衣服穿在身上覺得有點悶熱,我不自然地跟前來接機的朋友打著招呼。
“哈哈,你們來得真是時候,前兩天還下雨,很冷。今天回暖了,不過一早一晚還是挺有寒意的。”聽他這樣講,感到多帶了衣服並不冤枉,初會古城就感到了一絲神秘。
“你真是好運氣。今晚有一場馬友友與絲綢之路的西安音樂會,被你碰上了,我買了票,等你到酒店安頓下來,我們一快吃點東西,一塊看演出。”這個朋友真沒說的,接待周到。
由於要趕看演出,我提議隨便到一家地道的小食店用膳。朋友點了幾個有特色的小菜包點,吃起來真是不同風味。南方地區很少見到的羊肉泡饃,肉夾饃,在這裡即點即制,新鮮出爐,面軟肉嫩,香噴可口。還有做得小巧精緻的蒸籠餃子,服務生耐心介紹不同內餡,品味之下各有千秋,令人大飽口福。西北人在製作麵食方面確是獨具天賦。
由美籍華裔馬友友領銜各國演奏家加盟的樂隊晚上八時準時在古城的腹地舉行了一場精彩的音樂會。中段一曲《十面埋伏》的演繹尤為出色,那抑揚頓挫的古箏彈奏,混合各種西洋弦管的和音,聲勢如排山倒海,使人如親臨場面恢弘的古戰場。走出音樂廳,不遠處燈影下的古城牆映入眼簾,耳邊美妙樂曲猶覺餘音裊裊,直感不枉此行。總的來說,古城給我的印像是美的。
音樂廳前的一條新修的長街寬闊氣派,頗具現時中國飛躍發展的氣勢。兩旁沿街的仿古建築連成一片,燈紅酒綠,相信都是商舖。路中間壘起平台,一組組望不到邊的雕塑依次排列,再現古老皇都的風彩,有宮女簇擁著皇帝貴妃出巡的場面,有詩仙把酒長歌的剪影,有無敵將軍橫刀立馬的英姿,還有一座座巨型的石刻詩頁,把唐詩宋詞中的許多精華篇章都收錄其中。數里長街好不熱鬧,燈火璀璨,五光十色,間中有噴泉射向夜空,編織出奢華的“大唐不夜城”。街的盡頭靜靜地站立著一個巨大的身影–大雁塔,其實它才是見證歷史的真正主角,看見這新闢的廣場,閃亮的燈光和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突發奇想:不知它內心是否高興。
過了熱鬧的街道,夜已深了,步入一片舊的民居前,四周變得寂靜,只見路旁整齊排列著一株株梧桐樹,北方的樹就是跟南方有點不同,樹身高大挺拔,如同身材健碩的小伙子。蒼白的樹幹上還殘留一片片暗黃色的葉片,印證著時光的逝去。一輪明月正透過稀疏的樹影向我們投射著光芒,我有點觸景生情,輕聲吟誦起蘇東坡的一首《卜算子》: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飄渺孤鴻影。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這時朋友微笑著打斷了我:“老兄,看清楚了,今晚的月亮是圓的。”
我抬頭望去,可不是嗎,也順著調侃了一句:“今晚本來是半邊明月的,大街璀璨的燈光把另一半也點亮了。”
想起了前不久一個外國友人說的一句話:“來到中國,感覺城市用電好像不用錢,到處都是燈火輝煌的。”
我個人倒是不抗拒城市光亮工程的,事關一個城市的形象問題,要是政府支付得起,有實力的企業響應,不影響民生,何樂而不為呢。我反而關心花去的錢是否物有所值,其實燈光的照射還是有講究的,要真實地烘托出建築物的原貌,在不破壞原景觀的基礎上令景色格調提高一個檔次,才是有價值的照明。要是簡單地去營造不必要的眼花燎亂有時反而失去美的感覺。
  2.舊痕新愁
第二天起了個大早,參加了當地旅行社的一天團,希望把古城的主要景點尋訪一下。
第一站參觀了半坡記念館,通過圖解實物,看到遠古的人們是怎樣建造自己的巢穴的,一開始只是簡單挖一個洞上面加個蓋便成居室;後來漸漸聰明了,懂得在平地上往上蓋,屋頂也變得多樣化,有三角型的,有方型的。今天的西安人已經掌握了世界一流的建築技術,一棟棟的高樓在市中心拔地而起,成為古城的一道道新的風景線印書
隨之而來,人們應該有不少的擔憂,過度的拆建,會不會破壞這座千年古城的原有風彩。當我來到著名的楊貴妃泡溫泉的華清池外,看見塵土飛揚,推土機平整出一片開闊的空地,導遊興奮地介紹著:“在華清池出口處,準備統一規劃搞一條商業街,今後旅遊記念品的發售都在這裡,不像現在這些散兵游勇的小販尾隨遊客到處兜售。”
“哦。”我還是有點半信半疑的,不知未來商業街的模樣是如何,要是蓋得太高和商業氣氛過濃,會不會影響這座千年古園的氛圍。
華清池內,在一個特別壘起的洗手盤前,人們忘情地戲水,導遊不容置疑地證明這是真正的溫泉水,我試了試,水很暖,不知是否心理作用,確有“水滑洗凝脂”的感受。一尊漢白玉的楊貴妃塑像前圍滿了留影的男女老少,我遠遠的拍了張全景照,看著此時的“楊貴妃”正從容淡定地半裸入浴溫泉,突然腦子裡怪想了一下,將來如果商業的煩囂聲進一步接近,“她”的“微笑”能否保持下去。
坐上登山覽車,一下子就把我從平地拉到了半空,仰望,是美麗翠綠的驪山;鳥瞰,山腳前的開闊地黃土已被翻了個遍,很有大興土木的味道。到達山頂,導遊就帶領我們順著山間林蔭小道拾級而下游玩景點,在半山腰找到了那株著名的老槐樹:《長恨歌》裡形容堅貞愛情的連理枝,雖然依然枝繁葉茂,但已變身搖錢樹,十元錢可以買條紅絲帶,寫上願望就能掛在樹上。滿枝頭的紅絲帶飄飄揚揚,應該改名叫許願樹才對。若果白居易老先生復生再經此處,會否還有詩意?
下午時分,汽車載著我們駛入最後一站: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我終於踏入了這個震驚中外令人神往的展館,當年是幾個農民無意挖井時發現了這個寶藏,過去的荒蕪之地,如今變成佔地超過幾萬平方米的宏偉博物館。一號坑是發掘得較全面的展廳,那些跟實物比例相仿的秦俑一個個排成隊,栩栩如生地站在我們面前。塑像大部分都是普通士兵打扮,他們面容各異,戎裝威猛,中間也夾雜文官武官以及戰馬,儼然就是一支等待出發的部隊。耳邊彷彿聽到那首古老的悲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走入二號館和三號館,發現坑內許多挖起的泥土又重新覆蓋,隱約見到幾個陶俑孤零零地躺在哪裡,好不冷清。導遊介紹道:“早前挖起了一批新的秦俑,但專家們發現出土沒幾個時辰,秦俑身上的顏色都自然脫落了,令人遺憾。因為目前我們國家乃至世界都還未掌握怎樣去保留植物顏料不受風化的技術,只好把挖出來的寶貝又重新掩埋,等待時機。”確是令人惋惜呀,寶藏就在眼前,卻無緣欣賞。我想,人類只管相互猜忌相互爭鬥了,都無暇顧及去解開大自然的無窮奧秘。不是嗎,現代人的洲際導彈可以從大洋此岸打到彼岸,茫茫人海中可以鎖定目標作“斬首行動”,但對古人留給我們的普通“測試”我們卻望題興嘆。
傍晚的時候,我們回到了市區,導遊提議我們到一家劇院吃晚飯,那裡一邊用餐,一邊還可以欣賞到活龍活現的大唐歌舞。看著精彩的表演,使我暫時忘掉早前一些令人煩惱的事了。
  
後記:兩天的古城約會,雖然是走馬看花,還是領略到了許多古城的風土人情。過去國人不懂去愛護保衛古蹟,造成大批文物流失銷毀。今天大家都知道珍惜了,但是又面臨新的課題:如何花心思去維護好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使其風彩依然。最怕就是好心辦壞事,走另一極端,過分的建設如刻意去增補擴張古蹟,將它變成四不像,同樣會起破壞作用的。國人需反思啊!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4:19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