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5月04日

慢慢地長成森林的濃陰

已經計劃了很久,說一定要把我們的友誼透露出來,書寫成沁人心扉的文字,夾入我們的日記,刻錄我們那時候的甜甜美美!最近也比較忙,便耽擱了些時日。是的,你曾經告訴我的那句話我永遠記在心裡,時而不時地在我的腦海裡回味:“友誼和花香一樣,還是淡一點的比較好,越淡的香氣,越使人依戀,也越能夠持久。”多少年來,我一直不敢忘記這句話,把它時刻放入心底,作為我們保持友誼的長久妙藥。感謝你,我的朋友,是你讓我學會了成長,學會了換位理解別人的心思!感謝你!

還清晰地記得那時候,你喜歡穿著白色的襯衣,汸腄涼轵寬鬆的運動褲,總喜歡把自己的鞋子擦的亮明。每逢我看見你的時候,我總會禁不住產生笑聲。 “這是哪家少爺啊?打扮地如此秀氣,透露著濃濃的書??生。”這個時候,你就樂壞了,會擺出一個威風的身姿,猛一甩頭,努力把自己的男人魅力展現的玉樹臨風,淋漓盡致。口裡還會不停地說“今天是好日子,是相親的吉日,說不定哪家美眉一不注意,會為我而陶醉。”然後便是一片哈哈的笑聲。這便是那時候我們的親密,毫不拘束。那時候的我們很淘氣!從不管老師會有什麼作業,是上課還是自習,我們無聊的時候總會掏出可愛的耳機,彼此你一個、我一個,聽著同一首音樂,有時候激動地會隨著音樂的伴奏唱出歌聲,便會引起眾多的同學的回眸,而後又是一片笑聲,而此時的你我,臉夾卻又是一陣陣通紅。那時候我們總喜歡抓女孩子的小辯子,輕輕敲女孩子的小腦袋,然後坐在她的旁邊總會把她們逗得??滿面紅霞才會滿足地默默失踪。

要說起那個時候得典型特徵,就是我們都很重情。不知道當時是因為學業壓力的無處釋放,還是那時候我們的青春懵動。胡思亂想的心理總會如影隨行。有時候默默地會一個人發呆良久,也不曉得自己是在為什麼而一醉傾情,總之會那樣繼續地發呆。發呆完後總會聽見匆忙地颯颯聲,好像做題又突然有了靈感似的,筆會一口氣寫的不停。對於別人來說那些舉動也許是由於學習的用功,而我們彼此也習慣性地裝作無動於衷。好不容易地會湊到下課的時候,在彼此悄悄離開的時候偷偷翻出些最近的東西來,然後也慣性地想批註個:同情。其實那個時候我們寫地東西不是什麼作業,而是對某某一位姑娘的傾情。有時會不經意間被彼此所發現,也會裝作什麼都不懂,說沒有看裡面的具體內容。漸漸地我們便不再有不說出來的心聲,因為彼此可以通過一個表情就可以猜出他此時的心境。

這便是那時候我們最純潔最美好的友誼。穿過同一條褲子,吃過同一個蘋果,睡過同一張床,唱過同一首歌. . . !彼此的太多太多,是用言語不能描摹。

我們點著青春的火焰,燃燒著判溺的活潑;我們播撒著成熟的種子,唱著同一首歌;我們抒寫著相似的文章,卻不乏求知的理想。我們的友誼就是這樣淡淡地香,淡淡地醇,不為時間地理位置的變化而疏遠。美好的片斷總寫也寫不完,只是在腦海裡不停地湧現,停筆僅以此作為我們的友誼的見證。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2:24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