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5月25日

凝眸再一次向我點頭微笑

雨落,蒲綠荷粉,別樣的美麗。悠悠菡萏,低頭含羞,更顯溫柔嬌媚。蔥蔥的荷葉上,幾滴水珠在晶瑩的滾動,似珍珠閃爍。一縷微風吹來,水珠被輕輕顫到水里,散了幾許的晶瑩。蓮花含情脈脈,隨風輕舞綠袖,纖身微轉。可是,在轉身的剎那,我分明看到一滴淚滑落出牌……

岸邊,賞蓮、愛蓮的人不少,可又有幾人,姃腄涼轵能夠明了蓮的婉約心事和慾縷還亂的思緒?駐足池塘邊,凝望過往的美麗,如煙花綻放匆匆,信誓的天長地久,終落成空。潮起潮落,幾多愁?那一季的紅塵中,心中的夢已被帶走。

花開的顫栗,敲打著心口。淚水不同往昔爬滿臉龐,而是直接顫到了心底。恨岸邊,一切的銘記只是瞬間。為你忍受含沙的苦,在痛的心,亦無怨尤;可只能嘆一句,指縫太寬,終不能留住曾經。聚在蓮葉上的風雨,落在蓮花上的凝望。可,轉身鮮豔歸零。這一池的蒲蓮,一簾的煙雨,朦朧了相思,捧一手的冰涼,濕一地的無奈。脫了鞋,丟了傘。就讓那雨絲浸透我的長發。若隨風雨,點卻情緣夢一場,是雨水,似淚水補習社

抬頭啜吻著細雨的清涼,仰望那黑漆漆的思愁,讓雨絲纏繞惆悵。氾濫了漣漪,點綴在雨落的荷塘,蕩起了你的容顏,念你,蔓延了整個心的角落。心冷,瀰漫全身瑟瑟發抖。是讓歲月蹉跎的心碎,還是讓雨浸透的冰涼。那行不完的凡塵,那看不淡的世事,永不停休,永不停休!

漫天星光裡,回首百轉千迴,風過人亦過,但你嘴角邊那迷炫的笑意讓我沉溺。那一季你我有太多的纏綿,銘記在心。如若,你走近我,那麼請你用心來聆聽,那顫抖的蓮葉,是我企盼你的那顆心。

医学本身就像一个孩童,他在成长,完善,可是人们却要医生成为完人,不能出错,这是不可能的。这给医生带来的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因为医生面对的是生命,他们知道生命的价值,他们不想让生命泯灭,但是医学对于自然规律来说,就像螳臂挡车,我们明知不能让每个人都健康、都永远的活着,但是还要尽力而为,就像唐吉柯德心理醫生


還記否,那個多雨的季節,彼澤之陂,你牽著嫩嫩藕節芊手,說與我共守這一池幽美。還說:蓮花的美艷需要水的氤氳;蓮花的芳香亦需要你的熏染,你說你就是那靜靜的池水,在我的心裡流淌千年的清涼,只為這一句,獨守芬芳,獨舞冷艷。可如今,彼澤清陂,菡萏悠悠。昔人已去,萍踪難尋,而我分明感到自己的萬千思緒正沿著彼澤之陂,穿越時空而行。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2:59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