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6月10日

春天是一個輪回的宿命走向終點

翻開一張新曆,開啟一段人事紛繁的履跡。獨臨於稍縱即逝的月色下,如水的寧靜瞬間催生出了物我歸一般的遺世獨立。當夜色交織著黎明在晨曦間喘息,深陷與清醒在不知不覺中敲打著思維的罅隙,幻夢中,我寂靜地轉身,默默數著歲月遺留下的暖意。

思緒,如同飄散的落花,撒滿一地。

又是一個春天將近,萬物歸甯於始態萌發的安詳。也該是一個輪回的宿命走向終點,於是該了結的心境,終究無法避免。

仿佛跨越了時空的長廊經歷了萬世輪回,剃鬚膏又像是難以躲過的劫數在歲月的風霜刀劍下提前演繹。就算我穿過紅塵,度過忘川,踏過奈何,飲下忘憂,還是無法拋卻這場沉澱在迷霧花園裡的緣來緣去。

誰在我幼小的心靈種下仇恨的種子任憑時光的隕落也不曾將它凋光謝盡,誰在我迷途的轉角以褻玩的姿態撥弄得我苦苦追尋對生命的虔誠和敬意,誰在我潦倒頹廢時恩賜下一絲絲的溫暖化做我生命的光環,又是誰在我揮灑無知和狂妄的又一個雨齡花季撒下一地地金燦燦的花瓣。我錯過了,就不再想著找尋;我忘記了,就不再想方設法地憶起。也許心海中未曾飄過最美的煙雲,我也不會後悔沿途路過的點滴。就算是光陰逆轉、陰陽錯亂也不能阻止這場重生的花開荼蘼。看似一脈相承而又間隔分離,若說干戈離亂卻又聲聲相息。縱然幽怨中飄過的是滿目頹敗的風景,縱然殘留的哀思還未曾銷聲匿跡。且看那醉在朦朧夜色下的新柳,潮流飾物才知道任何生命都會在輪回裡重生並安息,數不盡的歡聲笑語總是會伴隨著蒼涼和淚滴。

輾轉流年,提燈墜倦。一夜惆悵,如此委婉。月若無恨月長圓,一念心起等閒間。時間,依舊在無盡的時空中兜兜轉轉,轉醒了沉睡的美人,轉黃了美景疊生的姻緣。若說命運主宰著人世間的愛恨和纏綿,那又為何會有那麼多的眼淚空灑寂寞的斷橋邊,化為碧波水,也甘願。寂寂風塵命長短,染盡浮生緣一線。無端更惹秋波綠,化作飄絮渡人間。

我知道,當吟落天涯、輕負流年時,有一種萬古長青的情感叫思念;我知道,在楓醉橋邊、夜飲離亭裡,有一種曾經滄海的執著叫絕戀。生生世世,永永遠遠。可在那古堡枝頭或是寂靜的海岸邊,何處該寫有我日夜流淌的掛念?也許,曲折迂回見甘苦,老翅雙飛天地妒。也許,一如既往,今生不見。

沒有誰躲得過命裡該有的歸宿,卻都苦苦掙扎於作繭自縛的囚籠,也不願意坦坦蕩蕩地願賭服輸。等待是光陰的小偷,漂泊是情感的離亂。誰會在意誰的夢靨中長出了明媚的牽絆?誰會問候誰的心城中探出的小小的纏綿?許是遊戲,reenex 效果不經意的迷散成了別離;許是註定,無意中的飄蓬便再難有重逢的結局。

夜色下,我依舊佇立。思緒裡,仍舊有著數不盡的解不開的謎題。就讓我帶著這份曠古絕今的癡憶,一點一點走向明鏡秋霜裡……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8:34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