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3年07月29日

這都是因為愛你

1.安然失笑,而你卻不在

你沉睡在夢裡,安靜的不再去悲傷或痛苦。

在那個我所陌生的世界,你的嘴角掛著一抹微笑,nu skin 如新在自己的夢裡安靜睡下。

你曾說你想去看海,可是現在你卻遲遲不願睜開眼看看這大海,也不願看看憔悴的我;你所喜愛的天空,藍天白雲一絲不變,nuskin 香港只是你飛翔在了那所愛的世界,遺棄了我在這個孤單的世界一個人傷悲。

此時的你像童話中的白雪公主,聽說童話的王子用愛之吻喚醒了沉睡的公主;然而,給你的吻卻那樣的痛苦,而你也不願為我而醒來。

在你離開的世界,人們依舊的在原來的軌道上行走;你仿佛不曾來過的世界,就那樣悄無聲息的離開我,無論我和你說什麼,怎樣的叫你,你卻也不願理會。

我想起了那些小日子裡你總會給我帶來許多的驚喜,nuskin產品總會在我不注意的時候,突然的蹦出來拍著我嘻嘻哈哈................

可你卻最後告訴我,讓我好好的活著。

2.忽然的,你仿佛沒來過這世界

外面下著雨。

夢裡的人不安的在哭泣著。

你看著我笑著,忽然的卻不見了。我在夢裡不安恐懼的叫著你,猛然的驚醒。後來我才知原來只是一場夢,可是那不詳的預感卻在心裡油然而生。

後來、後來,我打電話給你,找你。你沒有回,你躲避著我,讓我這般的承受思念的痛。

這些沒有你的日子裡,生活似乎失去了我所能支撐的力量。我瘋狂的尋找著你,一個人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偶然的看見你那熟悉的背影,我追著你,叫著你的名字,你卻拼命的向前跑,香港如新也不願回過頭來看看我。

無論我怎麼努力的追著你,卻也趕不上你的腳步。

你到底怎麼了,我真的好擔心你。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卻不告訴我。為什麼要那麼安靜的悄無聲息離開我,讓我這樣的著急與痛苦。

一天天過去,而我始終沒有看到你的人影,問過你許多的朋友,他們卻都說不知道。到你家找過你,鄰居卻說你搬了。

忽然的你消失了,在我的世界不聲不響的到來又離開,你可知道我又多難過。

好久好久,你離開的兩個月是那麼的漫長,我坐立難安的等待著你的消息,卻音信全無。

一天,我做在我坐在海浪邊,吹著海風,凝望著遠方,心裡煩悶的對著天空大喊:你在哪裡啊。忽然的我聽見背後的腳步聲,我以為是,可是是你的朋友,你的朋友哀傷的告訴我,他說你要快離開裡這世界。我一路奔跑著到那個你在的醫院裡,一路上心裡恐懼的不安,一直在告訴自己你會沒事的,你會好的。在醫院的長廊裡,我聽見了你的病房裡傳來的哭聲,我站在門外,忽然的腦袋一片空白。你的家人在你的床邊哭泣著,我一步一步艱難的向前走,看著你蒼白的臉,心裡是那麼的心痛。

我問他們你怎麼了,他們說你生了一場大病要離開這世界了。

看著你,我忍不住的哭了,眼淚顫動著痛苦。如果你知道我們為你難過,你一定也會難過的吧!可是,你卻為什麼忍心離開了我們。

老天是那麼的殘忍,你花季的青春葬送在這冰涼的病房,恍然的覺得生命真的好脆弱,就像你說的螢火蟲的故事一樣,螢火蟲的生命只有五天時間,最多也只有兩個星期。你就好像這螢火蟲,在閃閃發光璀璨的時候,老天卻無情的剝奪了你的生命。

沒有在最後的時候看見你,這成了我一生最大的遺憾,也是我永遠無法釋懷的心結。

3.你不在,我該如何是好

你不在的以後,這世界仿佛遺棄了你,沒有人在會提起你,而我每當想起你心裡都會痛。

無論我怎樣的灌醉自己,每天日日夜夜工作麻痹自己,你始終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你告訴你的朋友和我說要好好活著,而我心裡卻還是那麼的怨恨你,怨恨你一個人承受不告訴我,怨恨你生病了也不和我說,可是我該拿你如何是好,愛你是如此心痛,恨你如此無奈。

心裡真的好想陪著你一起離開這世界,可是我的命是那麼大。

我站在你的墓碑前,捧著一束菊花,風忽然的吹起,樹上的葉都凋零了,花凋落了.似乎誰又在悲傷了.

那天,我走向大海,直到海水淹沒了我。可是後來忽然的,我感覺有人拍著我叫我醒來,睜著眼迷茫的看著,原來是這大叔救了我。大叔問了我很多的問題,我說了前因後果。

大叔告訴我說,這世界每一天都有許多人離開,但是離開都不是他們最想要的選擇,只是有許多事情是無奈之中的;有許多人活著不願珍惜所擁有的,許多人都想以死解脫眼前的痛苦,可是他們卻那麼的自私,因為他們的離開只會讓更多的人難過,就好像現在的我一樣。

他拍著我的頭說,讓我好好的或著,讓我替你看著這世界,讓我用自己的存在拯救更多的生命。想到你的離開,我決定了做一名醫生。我辛苦的沒日沒夜參考醫學上的知識,終於我得到醫生的駕照,我想是不是你在保佑我呢.

每一天看著無數個無力挽回的生命,我心裡都覺得好難過,為了減輕他們精神上的痛苦,我建議了院長,辦一個微笑病房.就這樣那些人在這時光充滿了微笑,或許這就是奇跡吧,有些人因此恢復健康,有些人是離開了,但是他們都帶著微笑.心裡慢慢的就安慰了,我通過我的雙手拯救了許多的生命,看著別人的微笑,這便是我最大的滿足,我的一生的追求只為了挽救別人.

多年以後,我在那條大海遇見了和我相同為情自殺的人,我勸告了,而他也學會了堅強,而我們也成為了好朋友.

我去了你的墓前,在風中我聽到了一陣笑聲,我看見那一年凋零的花又開,而你在我面前對著我笑著,我也笑了.

像你說的我有好好的活著,所以你不要擔心我哦,雖然你已經離開了,在我的記憶裡你永遠的不會離去,就算有一天童話的夢會老去,但是回憶的刻苦銘心,永生不忘.

愛你,想你,所以要好好活著.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7:00

2013年07月24日

只剩下快樂

如果說妻子是我的伴侶,兒子是我的生命,那麼,煙就是我的知音。
清楚地記得,對於菸的好奇始於初中一年級。班主任是個煙鬼,每次下課後第一件事就是抽煙。在面積不大的校園裡,經常可以看見這樣的場景:老師坐在藤椅上,曾壁山中學——溫暖的家手裡點燃的煙霧裊裊上升,他那愜意的表情至今難忘。一個週末,老師吩咐我們兩個心腹,他下午外出釣魚,叫我們幫忙捲菸。那時,學校附近的村莊都種菸葉,我們不上早自習,每天早晨上工卸菸葉架。老師通過關係,弄來上好的金黃色的菸葉,自製一個簡易的手工捲菸工具。菸葉切成細細的黃絲,然後噴上酒料,一種特別的香味瀰漫了房間。菸紙是一種薄薄的白紙。老師說,這些自捲菸多少錢都買不到。也記不清給老師卷過多少次。但是,我們每人帶了幾根回家,然後偷偷地點燃,抽上幾口,嗆得我們直咳嗽。
  較多的接觸煙是上初二。那時,農村的文化生活雖然貧乏,但是民間自發組織的活動卻很豐富。每個小隊都有宣傳隊,籃球隊,舞獅隊,乒乓球隊。農閒時各村之間比賽演出,自娛自樂。有的村隊名氣大,親戚遠,甚至跨公社、跨縣演出。我們村宣傳隊為了增加節目的品種和數量,把學校宣傳隊的骨干節目選進去。我的板胡獨奏“繡金匾”和雙簧“哭靈牌”也進了大隊宣傳隊的節目單。儘管我們年紀小,但是,主人招待時一視同仁。散煙、發禮品,個個有份。一個村子表演下來,能夠接三四包煙。我除了給一些關係好的大哥抽,其餘的都帶回家了。大部分交給家人,也截留一點。上山砍柴或放牛時與夥伴們偷偷地抽上幾口。
  真正算抽煙還是上班以後。我步入社會的第一站在兩縣交界的農村學校。那里遠離城鎮,自然風景很美。學校連一台電視都沒有。我們上課之餘,就到附近的田野山巒村莊轉悠。當時,我們自報了函授文學班,幾個文學愛好者在一起切磋作品。有一個年齡大一點的老師抽煙,每次都發給我們一根,時間一長,我們就開始買煙抽。曾壁山中學入讀體驗儘管抽的是那種劣質煙,但感覺有味道。從此就離不開它了。
做了班主任以後,要跟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必須學會應酬。這時越發體會出煙的交際功能。 “見面一支煙,凡事好開言。”“煙卷抽一抽,大家是朋友。”煙霧繚繞之中,瀰漫著一種特定的氛圍,於是,所有的人有了某種共同的心緒。
教師的生活,注定離不開幾樣東西:鋼筆,煙,茶。每天,在朦朧的晨曦裡,教室寢室門口,站著一個人,手裡的煙卷閃爍著,猶如另一顆啟明星;在靜靜地夜晚,萬籟俱寂,備課或改完作業之後,點燃一支煙,站在操場上小憩,忽閃的煙頭,就像天空的星星。幾十年來,我送走了一批批學生。後來,他們回憶說,坐在教室裡,不用抬頭看,嗅著窗戶裡飄著的淡淡的煙味,就知道您來了。有時看著門前抽煙的您,我們覺得您不快樂,似乎總被煩惱和憂愁纏繞。然後向我求證。我說,也對,也不全對。謝謝你們的理解。還有的女生在短信裡,囑咐我少抽煙,風趣地叫我讓牙齒曬曬太陽。
對於喜歡寫作的人來說,一支煙點燃了一個精神的天空。在安靜的世界裡,寂寞著我的寂寞,孤獨著我的孤獨,快樂著我的快樂,追尋著我的追尋。那時候,魯迅就是我們的偶像,他那張指間夾著煙卷的照片一直掛在房間。雲霧吞吐之間,靈感忽現,文思泉湧。於是,越發感到煙的神奇。時間一長,對煙就有了依賴。在那個文化貧乏的年代裡,在煙霧繚繞之間,我發表了自己的處女作,開始了文學青年的旅程,養成了終身寫作的習慣。
  戀愛時,煙就是知音。因為她說,喜歡你身上淡淡的煙味。想她的時候點一根煙,不知道自己要燃燒什麼,也許是寂寞,也許是相思,也許只是一種或甜蜜或苦澀的滋味。越是孤單的時候越想到吸煙。靜靜的夜,熄滅了所有的燈,輕輕地燃起那半只煙,燃燒著我的孤單和落寞。無論歲月怎樣改變,思念總是不變的主題。而煙卷使我的思念飄飛,讓我穿越時空,不斷地重溫如歌如詩的浪漫時光。
  痛苦時,煙不離手。僅僅一根煙的時間,好​​似燃盡世間所有的繁華。也許是這段日子過的真的很累,事業很不順利。裊裊上升的煙霧,把我帶入想像的空間裡,遠離塵世,遠離煩憂。
  喝酒打牌時,抽煙最厲害。小小的空間裡,包裹的是友情。一根根煙燃燒起來,一杯杯酒下了肚,通宵達旦都不疲乏。這時,我們所有的苦惱和憂愁都像煙霧飄散,只剩下快樂。如果沒有煙,曾壁山中學——我愛你,再見似乎就缺少一點味道,一種氛圍。
抽煙幾十年,也曾發生過一些趣事。有一年,我們在武夷山漂流,水上玩澆水、潑水的遊戲。平時溫文爾雅的我們也瘋狂了一回。過往的小船都成為攻擊的對象。我們渾身都濕透了。其中,一隻船翻了,幾個同伴落了水。一個煙鬼從水面浮出之後,趕​​忙摸自己的上衣口袋,看看煙是否浸濕。惹得我們笑了很久。另一次,在西安地一個賓館裡打牌,煙頭不慎將地毯燒著了,還賠了款。
隨著事業的成功和年齡的增長,每年都會收到禮品煙,各種各樣的都有。於是,開始學會品煙,口味和級別在上升。一段時間裡,特別喜歡抽本地產的“龍鄉”牌。這種煙各個檔次都有,包裝也五花八門。能夠弄到極品“龍鄉”,那叫一個快樂。可惜由於菸草集團兼併,這種煙停產了。後來,在抽過的各個品種裡,偏愛“中華”、“玉溪”、“蘇煙”和“黃鶴樓”等幾種牌子。這時,抽煙已經不只是愛好,而且是生活品質的標誌。
人到中年之後,抽煙感覺的好壞成為判斷身體好壞的一根標尺。如果連煙都不想抽了,那麼,自己肯定是生病了。親朋好友都勸我戒菸,妻兒甚至不許我在家裡抽。於是陽台就是我唯一能吞雲吐霧的地方。我也曾經有過戒菸的經歷,那是因為我受到過強烈的刺激。有一年,我們一家人去上海。幾乎所有的公共場所都禁煙,感覺自己就像過街的老鼠。漫長的旅途把我憋坏了。記得在一個公園裡,我偷偷地點燃了一支煙過過癮,曾壁山中學的教育特色不知從哪裡冒出一個老太太,堅決要罰款。在道歉之後掏出錢來才了事。在妻兒的譏笑聲裡,我下決心戒了。可是,仍然沒有通過當年春節的考驗。一個醫生朋友告訴我一句話,讓我決定繼續抽下去。他說:抽煙已經達成了體內機能的某種平衡,只要適當控制抽煙的質和量,應該不會有損健康。毛澤東、鄧小平、張學良們抽一輩子煙,壽命都很長。
如今,我的口袋里基本上就裝著這幾樣東西:錢包,手機,煙和火機。每次出門都不會忘記。現在歲數大了,我不敢保證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3:20Comments(0)

2013年07月23日

酒後談酒


  三杯下肚,暈暈忽忽;幾句上心,痛痛快快。

  ——題記

  談起酒來,也許是古代的英雄豪傑都喜歡的一種東西,其實我也不例外的,對酒那是再喜歡不過的。

  今晚剛好喝了三兩並且趁同事睡後在這裏“酒後寫酒”。確實談到酒,那我可是有語言寫的,因為我見那東西像是見了美人似的,有很多可以描寫的詞素。首先,見了那東西就想摸一下,然後再聞上兩下,最後就是喝上兩口。這一舉一動就可以看出我對那東西的喜好程度了。

  古人借酒消愁,可是我們現代人呢,也許和他們沒有兩樣,有好事的時候喝,有不高興的事的時候也是喝,也許真的是一種發洩的方式。說實在的,我也一樣,心情好的時候提一瓶酒吆喝倆同事一起幹了,可是到了不開心的時候卻不願意讓他們知道,沒辦法就一個人喝悶酒了!

  要說和酒的淵源,那也得從小的時候說起了,小時候趁父母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喝上一兩口,那時候也說不上是喜好,而最大程度上的是好奇,因為當時我想的是為什麼大人們喝那東西就那麼的爽呢?我真正的喜歡上酒的時候我已經上大學了,時間前進了不少,沒天晚上沒有酒根本就睡不著,特別是我父親離開人世的時候。那時候,每天晚上一袋酒鬼花生,一瓶小枝江,一咕溜的下肚後包我睡個好覺。現在走上工作崗位了,我也是天天喝,一天不喝真的是很難受的,感覺心裏壓力大,沒有精神託付的時候,喝上一兩口那傢伙就成我的精神伴侶了,現在大部分時間就開靠那個了。

  以前在瑞安是沒人陪我喝酒而悶的慌,現在在這裏是有人陪我喝酒而老是嫌自己喝少了,也許是一個氣氛的原因吧,有的時候也是因為身體的原因,因為自那次喝酒傷了身體後我就不敢大喝了,只是在有閑情雅致的時候喝上二三兩,打發下自己的大腦,越是暈就越不會多想,心裏就越塌實!

  也曾有我的好朋友勸過我,叫我不要喝酒,可是我就是沒有聽,也許是因為他們不懂喝酒人的心態吧,我現在是連我自己都讀不懂還有誰能真正的讀懂我呢?一方面是將我的情緒寄託在酒上面,一方面是讓就帶走我心裏的苦惱,因為我太需要那東西了!就想是我需要一個人生的伴侶來寄託我的自己的精神一樣!我曾經在酒這東西上吃過不少的虧,也在它上面有過不少的交情。可是誰能真正的瞭解我呢?我心裏的苦悶、我心裏的愉悅誰能知曉,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我想也許只有它知道了、瞭解了、幫我放鬆了!俗話說人有三知己,一是父母,二是愛人,三是朋友,但是我還要加一個,那就是酒,那才是真正瞭解我的“人“!因為它知道我心裏的愉悅,知道我心裏的苦悶;高興的時候讓我和大家分享,苦悶的時候讓我一個人承擔!

  父親的離去是我心裏最大的一個陰影,我到現在還無法的抹去。很多想說的話不敢給我母親講,更不敢給我的幾個兄弟講;很多想做的事都不敢放開心思的去做。現在我真的頹廢了不少,沒辦法,只有讓那東西做我的知己,三兩口下肚後蒙著被子睡個覺就萬事大吉,第二天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了!我想這兩年壓力大了也只得靠那傢伙了。

  我不是英雄豪傑,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男子,我有情,我有愛,我更有我的思想。我能做到情至深、愛至切,因為我不是一個拿生活當兒戲的人,我也不希望任何人把我當猴戲耍!我可以做到有付出沒有回報,當時我絕不允許的是別人對我的付出不尊重!這就想喝酒一樣,它能讓你說出你的真言,也能讓你不認識你自己,我所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因為我要的是被人的尊重!因為我也是個堂堂正正的人!酒是液體,有水;人是靈長動物,有脊椎!都是一個道理的……

  酒後談酒,一派胡言!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2:17Comments(0)

2013年07月04日

回家的路上暮歸的老牛是我同伴

夕陽西下,操場上孩子們喧囂的聲音絲毫不掩飾他們屬於青春的歡樂,穿過歡聲笑語的帷幕,我將目光投射到對面的那道山梁,只見起伏的山巒上面,,無數燃燒著的綠色正沿著時間的軌道,放肆地奔跑著。西邊的天宇上面,最後一抹曖昧的光芒,暖暖地斜淌著,河面上,無數細小的波紋用自己歡快的舞蹈,演繹著屬於自己的歡樂,淡淡的光在水面跳躍著星星點點的金黃,把這個夏日的黃昏裝點得富麗堂皇。暑氣早已散去,空氣在淡淡的風中流動,飄過我的鼻翼的,是從海邊吹來的略帶苦澀的清新。


和妻一道走入原野,視線一下子就長了許多,沿著河水東流的方向望去,曲曲折折的河道在群上的呵護下顯得異常溫順。突然間,一個行走的身影闖入了我的視野,那是一頭牛,一頭健壯的牛,正以健壯的姿態行走著。驀的一下,我的心裡感到了生生的疼,因為我想起了布封在畫裡所描繪的景象:廣闊而壯觀的野外,沒有行人的蹤跡,只有一群健壯的野牛,在放肆地奔跑著,漸漸墜落的夕陽所散發出的光芒,在牛的脊背上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芒。我知道那是布封對原始的生命的力的歌頌,對傳統的田園生活的懷念,以及以及因為現代文明而引起的陣痛——那些悠閒的牛,沒有經過人類的馴化,散發出了原始的美麗。雖然,我眼前的這頭牛,也和布封筆下的牛一樣的悠閒,但這是經過人類裡的馴化之後的悠閒,是忙裡偷閒的悠閒,二者斷不可同日而語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我閉上眼睛,靜靜地揣測著這頭牛的心情:勞作了一天之後,趁著主人到地頭田間抽根煙或者喝口水的瞬間,偷偷地溜出了田地,到這山梁上,呼吸一下與牛圈中的渾濁氣味截然不同的新鮮空氣,隨便到處走走,放鬆一下被繩索勒傷的筋骨……我猜想,這時候牛的心情,一定是五味雜陳的:主人發現了會怎麼辦,他一定會在把自己抓回去,先狠狠地暴揍一頓,再套上沉重的枷鎖;逃離主人吧,可是早已圈養慣了的自己,又怎能承受大自然的風吹雨打……或許牛還有很多其他的想法,我不得而知——或許,牛簡單的思維並沒有我想的那麼複雜,它到這裡來,也許就是為了再見見去年不經意間邂逅的那頭母牛而已Business Registry Hong Kong


睜開眼睛,我發現那牛停止了對地上青草地咀嚼,盡情地甩著自己的尾巴,還不時將自己的腳掌使勁地在地上蹬著,我猜想,它一定是想起了自己那些在原野上自由奔跑的祖先,所以一遍又一遍重複著祖先當年奔跑時的動作。我知道,這時的它,從身體到內心都處在絕對的自由狀態。過了一會兒,它抬起頭,對著天空長哞幾聲,從它雄渾的鼻音裡,我聽出了它對自由的珍惜,對天空的嚮往,以及對奔跑方式的眷戀self storage unit


光漸漸地暗了下來,天空變成了一頂巨大的帳篷,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牛停止了前行的腳步,慢慢地轉過身來,向後望去,順著它的目光,我看見了一位農人——它的主人,依舊在田裡面勞作著。站在牛的身後的我,一下子就和牛面對面地站著了,讓我驚奇的是,在牛的眼睛裡面,根本沒有我想像的那些情感,所有的只有平靜,沒有絲毫漣漪的平靜,難道,是我猜錯了牛的思想?瞬間,我陷入了迷惘琴行


牛緩緩地朝回走去,向著主人的方向,腳步越來越快,就像剛斷奶的孩子看見了母親一樣。當牛走到田邊的時候,主人已經從水田裡出來,開始收拾田邊的農具了。牛默默地走到主人身邊,凝視著主人所做的一切。收拾好一切之後,主人用手輕輕地拍了一下牛的腦袋,牛便把自己的身軀往主人身上蹭,主人隨手拿起了一根樹枝,我原以為主人要懲罰牛的擅離職守,誰知,主人拿樹枝是為了刮去牛身上的泥巴,而牛,也閉上了眼睛,靜靜地享受著主人為它所做的一切。


我向那一牛一人走去,我想問問那牛的主人,為何他與牛之間的關係如此親密,為何他們相處得如此默契,還沒有走到跟前,我恍然大悟,這一牛一人一起生活了多年,他們彼此早就如親人一般熟絡,其中的一切,又豈是我們這外人能夠理解的呢?他們之間所經歷的一切,又豈能三言兩語說清楚呢?想到這些,我便匆匆地跟主人打了聲招呼,和妻一起請離開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剛才的那一牛一人,我不禁回頭張望,只見主人扛著農具走在前面,牛則一步不離地緊跟在後面,就像兒時,我拽著父親的衣角一起上街時的情景。看著那一牛一人悠閒的畫面,我不由地又想起了布封的那幅畫,只不過,畫中多了一人,多了一個扛著農具的人。


耳邊響起了一首歌:“走在回家的老路上,暮歸的老牛是我同伴……”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