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9月27日

也有調皮的時候啊!

夜晚十點,關燈欲睡。忽然,想起小樓頂層晾曬的衣服還沒收,便又匆匆爬起。剛登上樓梯,迎面看見屋內潔白的牆壁上灑進來好大一片光,是誰家的燈照進我家,這麼亮啊?正在好奇,折轉身子往上一看,原來是月兒啊!在打開的樓門上,半規月亮恰好路過,把小樓頂層的那方窄窄的門框誤當做畫框了,牛欄牌於是一幅《素女行吟進家門》之圖妙然天成,心裡一陣驚喜,這文靜的月姑娘,也有調皮的時候啊!

忽然想起賈平凹筆下的那與人捉迷藏的月亮:“我們看時,那竹窗簾兒裡,果然有了月亮,款款地,悄沒聲兒地溜進來,出現在窗前的穿衣鏡上了:原來月亮是長了腿的,爬著那竹簾格兒,先是一個白道兒,再是半圓,漸漸地爬得高了,穿衣鏡上的圓便滿盈了。 ”

坐在月光下,心裡有的是輕鬆舒適與愜意。說實在的,自己並不是那種那種會賞花弄月的人,但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喜歡上了月亮。也許看透了白天那各色的嘴臉,也許厭煩那迫不得已的應酬,牛欄牌回收於是在繁華落幕,粉塵消褪後,靜靜地坐在月下,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想,讓輕風拂面,讓月洗心靈,讓自己忘卻自己。

房頂上,幾簇春天栽下的菊花長得正旺。它們或高或低,或疏或密,都在月下搖曳著身體,盡情揮灑自己曼妙的舞姿。花兒也是有靈性的吧。你看那顫顫的頭頸,你看那招搖的手臂,誰敢說花叢裡面沒有一位花仙子呢?

花叢下,牆角里,幾隻蛐蛐兒唱得正歡:“哧哧哧哧”,這聲音就在近旁,這應該是一位將至暮年的歌者,聲音不乏蒼涼悲壯,宛如兒時家鄉夜晚的煤油燈,豆大,昏黃;還有一隻,尖尖的叫聲從身後不時響起,總讓人想起深夜墓地上那閃閃爍爍的幾星綠色螢火;妙的是,還有一隻,“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七聲一頓,七字一韻,似乎正在吟哦唐詩宋詞:”玉戶簾中卷不去,擣衣砧上拂還來“,“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玉顆珊珊下月輪,殿前拾得露華新”……看來定是一位蛐蛐界的老學究。

這麼多的蛐蛐兒,從何處來?不會是小樓上自產的吧,思來想去,定是由野外蹦至小城,過街道藏牆角,再乘機由大門進入,然後爬樓跳房,躥至樓頂,來到這巴掌之此生存繁衍。敬畏之餘,忽然想起了佛語一句話:“愛惜紗蛾撲罩燈"。是啊,它們過大街走小巷,求得生存空間之時,不知已犧牲多少,現在還在賣力唱著各色的歌兒,這勁頭是許多人都無法超越的。其實在每晚的動力演唱中,又不知有多少已經悄悄老去,不知有多少新生的力量加入,牛欄牌問題奶粉就在著生生息息中,唱著那”逝者逝矣,生者生著“的不息的歌。其實人類又何嘗不是在”逝者逝矣,生者生著“?只是懂得活著的又有幾個?哪一個不是在名利上高呼低吟,粉墨登場?亂嚷嚷你方唱吧我登場,只唱得曲終人散兩茫茫!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只有那大智的月亮,用亙古不變的眼光,品味著歷朝歷代的故事,繼續看那人生戲台上的生旦淨末醜如何悉數登場,把人生之戲演繹得更加傳神!大智的月,大愚的人!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5:39Comments(0)牛欄牌奶粉

2013年09月09日

一樣的人生才有不一樣的哀愁


六月末,天空藍的詭異。太陽就這麼齜牙咧嘴地笑著,卻苦了我們這群頂著烈日上學的孩子,撐著傘也覺得手臂上火辣辣得疼痛。

十八歲,便忍不住唏噓年華。專注著一張張謄滿文字的手稿,心咯噔直響,過去那些花掉一晚上的自修時間去幻想,筆尖匆匆落下亂勾塗抹的字跡,現在,我連懷念都不被允許。淩亂的塗鴉,陪我輪回了年年歲歲。如今被我無情地遺忘。

站在高二的尾巴上了,我看到一些很努力很努力學習的男孩女孩,成績卻一直不上不下,或者一步一步地退著。木木說我們當中,數張大se最懶散,我也不否認,可是聽多了還是會難過。最灑脫是我,成績最爛卻不是我,我不知道這值不值得高興。

我不能理解的事情真的很多,比如這次月考,對英語試卷的時候,完形填空30分我只得了6分,真是失之毫釐便差之千里,為此我暈呼呼了半天。然後下午接過語文卷子,選擇題32分,我拿了4分。我便知道又栽了。最後一科化學發回來的時候,發卷子的同學在我面前晃了晃,咯咯地笑,選擇題0分,我幾乎是腦充血。而他們說:“哇,選擇題沒分還能考這個分數啊?”我真是苦不堪言。所以我的人生,不善於選擇。 我想,如果時間還是這樣不經意便走掉。讓我們的相遇輕描淡寫,讓我們的青春狂妄不羈。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我們努力到掙扎。 我跟H說,我看破紅塵了。他說“你怎麼那麼多紅塵可以看,而且每次一看就破。”

十三歲開始,我就沒有再蝸居電視機前,然後百無聊賴地候著篇幅冗長的連續劇。沒有了在鄉間巷口、田埂地遊蕩的日子。聽乾淨的音樂,埋頭紮緊老舊的故事集裡。直至落日將天邊染上一抹殷紅,一天過得也並不無趣吧。別人老納悶我整天待在家裡,日子過得何等的煎熬?我是習以為常,轉之淡然了吧。 青春荏苒如詩,年華鏗鏘成鐵。我們的日子,波瀾不驚。其實,我們都不懂得如何去附和生活。學不會欲言而止的溫柔、適可而止的笑容。福禍相形、冷暖自知。日子過得還算灑脫吧。可為什麼還會時時覺得難過?我想,我身邊的每一個人都過得很快樂,雖然偶爾會看見他們落寞地望著遠方,可至少笑起來的時候,是真的。既然為人,便註定放不下悲喜。以後,犯不著庸人自擾。開心的時候,笑笑更佳。難過的時候,哭哭便好。 2013年高考放榜,我一回家,我爸就把關於高考作文評卷的報紙拿給我看,讓我好好學習別人怎麼寫的議論文。我爸說:“不要整天寫那麼多傷春悲秋的東西,這樣寫不好議論文的。”我覺得我爸這話挺有深度的,連傷春悲秋這詞都知道。成長,是一路荊棘。很多事情,心不由己,卻必須承受。她明明不愛學校,甚至自訂為囚鳥,不勝自由,卻還是忍受著,成績也是尖尖子。

看左邊梧桐搖曳/右邊飛鳥停歇/看你站成完美的風景線/揮手就要離別/誰等誰在那凋零季節/誰將誰改寫/原來年華可以錯落成詩/也能轉念成往事。。。。

最耀眼的光芒,是螢光色。

舊相冊,扉頁模糊,閃亮的螢光殘餘,讓人看著一頓明快。那個時候,短短的頭髮,明淨的目光。你懷念的,其實我也都還記得。可我忽略了你的遲鈍,不開口,你便從來無法知曉。 校園畢竟小,我還是會看見她,心裡也不覺得難過了。我想,我們就這麼一輩子了吧,就這樣不問好不招呼、不擔心不掛念。手機草稿箱裡的故事,我寫不下去了。因為那個給我溫暖的女孩,不在了。我們,回不去了。

幾米說:“一樣的眼睛有不一樣的看法。一樣的耳朵有不一樣的聽法。一樣的嘴巴有不一樣的說法。一樣的心有不一樣的想法。是不是因為這樣,一樣的人生才有不一樣的哀愁。 ”

我想,我能夠快樂地堅持下去。。

總要有人以這樣那樣的姿態走過彼此的青春,讓歲月不至於波瀾不驚。她評論我說:“故事裡的人明媚而憂傷,踩著疼痛盡情舞蹈,每一個矜持淡定的現在,都有一個很傻很天真的曾經。 ”我沉默了。

PS:時光一點一滴地消融,我們一朝一夕地成長。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7:40Comments(0)狂想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