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7日

門外的她愣了愣,扁起嘴巴偷偷哭了出來

青春期的孩子總是叛逆,她也不例外。
彼時她正是初中,褪去了小學的稚氣,沒有高中的成熟,仍是青澀的孩子。家離唸書的地方很遠,因此自小學開始她便一直寄宿於學校。不一樣的成長使得她比同齡人更加獨立,但缺少父母在身邊的關愛讓她比同齡人更加敏感脆弱。
她對妹妹不好,因為妹妹一直都跟在母親身邊,牛欄牌奶粉在妹妹向母親撒著嬌時,她卻只能在學習獨立一人。這讓她的心理很不平衡。動不動的她就會和妹妹吵架甚至打架,每次都是她贏。看著妹妹哭哭啼啼地去找母親告狀以及母親鐵青的臉色卻又拿她沒辦法的表情,她心中總會生起一股報復的快感。
每個週末都會放假,但是她常常不回家。回去有什麼用呢?母親愛的只是妹妹而並不是她,她就是家裡多餘的那一個。這個認知讓她感到很是傷心。
那天早上,她莫名地心生不安眼皮直跳,有種不安的感覺在心底蔓延。正上著課,她心神不寧地看向窗外,突然發現舅舅急匆匆地向著她的教室走來,心中驀地湧起一股不安的預感。舅舅神色焦急地說,她只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
她急急地跟著舅舅來到醫院,手術室的燈還亮著。
妹妹揉著眼睛一直在哭,哭聲讓她覺得心煩。她趴在瞪大眼睛想通過門上的玻璃看到門後的舉動,卻是什麼都看不見。心裡有一種難以言語的感情,她挫敗地坐在椅子上。
  許久,紅燈滅了。家人一窩蜂湧到門前圍著出來的醫生說這什麼,而後便進入了病房。她看著他們,雙手重疊著沒有動作,也沒有起身。舅舅回頭看了她一眼,示意她進去,她才緩緩地站起來,遲疑地走向門口。
母親戴著氧氣罩,虛弱的臉似是毫無血色,讓人心驚,輸液瓶裡的液體一滴一滴地流動,牛欄牌回收進入到母親有點發皺的手背。醫院的牆壁是那麼的白,枕頭、被子也是那麼的白,映襯得蒼白著臉色的母親似乎在下一秒就要離她遠去。所有的情感就這這一剎那爆發。
她突然就跑出去,跑到走廊通道的一個小角落蹲下抱住腿大哭起來,那麼悲愴的哭聲驚動了醫生護士以及病房裡的人,舅舅跟了過來手忙腳亂地安慰她。
許久,她才恢復了情緒回到病房。
  此時母親還沒有醒過來。看到母親,她的眼眶忍不住再度紅了起來,晶瑩的淚水在眸裡打轉。她抑制住情感,安靜地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緊緊地握住母親的手,等待著母親的甦醒。
生病的母親很是頑固,堅持著想要出院回家說不要浪費錢,醫生不同意母親就耍賴不肯配合醫生的治療。她很心疼,但也很生氣,責怪母親不聽話不好好治病。母親詫異地望著她,繼而笑了起來,自此放棄了固執的堅持,乖乖配合醫生的治療。同時,她也向醫生學習了按摩,每天都在為母親做按摩、運動腿腳。
母親出院以後,只要她在家,她就不許母親碰一下家務活,而當她回學校時,她便要求妹妹監管母親。
她沒有再和妹妹吵架,沒有再任性地惹母親生氣傷心,每逢週末、節假日必定趕回家,牛欄牌問題奶粉天天為母親按摩,乖巧得與從前判若兩人。所有人都詫異她的轉變,不敢置信。
後來在某個週末,她拿著行李趕回家,正要開門時,意外聽見屋裡母親在和舅舅說話。她聽到母親說:這孩子,她是在害怕失去我啊。
門外的她愣了愣,扁起嘴巴偷偷哭了出來。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7:22Comments(0)牛欄牌奶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