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3年11月27日

門外的她愣了愣,扁起嘴巴偷偷哭了出來

青春期的孩子總是叛逆,她也不例外。
彼時她正是初中,褪去了小學的稚氣,沒有高中的成熟,仍是青澀的孩子。家離唸書的地方很遠,因此自小學開始她便一直寄宿於學校。不一樣的成長使得她比同齡人更加獨立,但缺少父母在身邊的關愛讓她比同齡人更加敏感脆弱。
她對妹妹不好,因為妹妹一直都跟在母親身邊,牛欄牌奶粉在妹妹向母親撒著嬌時,她卻只能在學習獨立一人。這讓她的心理很不平衡。動不動的她就會和妹妹吵架甚至打架,每次都是她贏。看著妹妹哭哭啼啼地去找母親告狀以及母親鐵青的臉色卻又拿她沒辦法的表情,她心中總會生起一股報復的快感。
每個週末都會放假,但是她常常不回家。回去有什麼用呢?母親愛的只是妹妹而並不是她,她就是家裡多餘的那一個。這個認知讓她感到很是傷心。
那天早上,她莫名地心生不安眼皮直跳,有種不安的感覺在心底蔓延。正上著課,她心神不寧地看向窗外,突然發現舅舅急匆匆地向著她的教室走來,心中驀地湧起一股不安的預感。舅舅神色焦急地說,她只覺得天都要塌下來了。
她急急地跟著舅舅來到醫院,手術室的燈還亮著。
妹妹揉著眼睛一直在哭,哭聲讓她覺得心煩。她趴在瞪大眼睛想通過門上的玻璃看到門後的舉動,卻是什麼都看不見。心裡有一種難以言語的感情,她挫敗地坐在椅子上。
  許久,紅燈滅了。家人一窩蜂湧到門前圍著出來的醫生說這什麼,而後便進入了病房。她看著他們,雙手重疊著沒有動作,也沒有起身。舅舅回頭看了她一眼,示意她進去,她才緩緩地站起來,遲疑地走向門口。
母親戴著氧氣罩,虛弱的臉似是毫無血色,讓人心驚,輸液瓶裡的液體一滴一滴地流動,牛欄牌回收進入到母親有點發皺的手背。醫院的牆壁是那麼的白,枕頭、被子也是那麼的白,映襯得蒼白著臉色的母親似乎在下一秒就要離她遠去。所有的情感就這這一剎那爆發。
她突然就跑出去,跑到走廊通道的一個小角落蹲下抱住腿大哭起來,那麼悲愴的哭聲驚動了醫生護士以及病房裡的人,舅舅跟了過來手忙腳亂地安慰她。
許久,她才恢復了情緒回到病房。
  此時母親還沒有醒過來。看到母親,她的眼眶忍不住再度紅了起來,晶瑩的淚水在眸裡打轉。她抑制住情感,安靜地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緊緊地握住母親的手,等待著母親的甦醒。
生病的母親很是頑固,堅持著想要出院回家說不要浪費錢,醫生不同意母親就耍賴不肯配合醫生的治療。她很心疼,但也很生氣,責怪母親不聽話不好好治病。母親詫異地望著她,繼而笑了起來,自此放棄了固執的堅持,乖乖配合醫生的治療。同時,她也向醫生學習了按摩,每天都在為母親做按摩、運動腿腳。
母親出院以後,只要她在家,她就不許母親碰一下家務活,而當她回學校時,她便要求妹妹監管母親。
她沒有再和妹妹吵架,沒有再任性地惹母親生氣傷心,每逢週末、節假日必定趕回家,牛欄牌問題奶粉天天為母親按摩,乖巧得與從前判若兩人。所有人都詫異她的轉變,不敢置信。
後來在某個週末,她拿著行李趕回家,正要開門時,意外聽見屋裡母親在和舅舅說話。她聽到母親說:這孩子,她是在害怕失去我啊。
門外的她愣了愣,扁起嘴巴偷偷哭了出來。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7:22Comments(0)牛欄牌奶粉

2013年11月21日

春暖花開的渡口,讓念不再遠送

念在,夢在。夢在,念在。蘸縷安好,描守溫暖,今夜,碾一抹往事,藏於夢中。春暖花開的渡口,讓念不再遠送香港牛栏奶粉2013最新事件-召回速度惊人……

淺冬,暖念……

————題記

倚一抹流年書墨,踏一月清旎婉展,曳香淺角的撚漣,是誰在籬落疏疏的心屏?待一袂清香婉轉,等一湄明媚輕娉。盈一枚冬雪,對一鏡暖妝,白白的篇章,是誰升起的彎彎的月亮?黑白了昨夜的風霜。飄雨的心站,趕路的目光穿破淒涼的守望。殘缺的票根,蒼蒼茫茫潸然的臉龐。掬一捧念,揮灑一地的黙言。一直渴望一種愛,一個陌生的車站,一片雨,一柄傘,一段目光,兩個身影,從此,一生。我知道,你的人生早已有了一柄傘,在你心的月臺。

願好,拆分著心絲紛飛的雨線。剝一瓣心情回頭,那念如山夢如海,便是一種極溫。披一襲相思入鬢,折一扇塵緣靜守,望,就讓它紛飛吧,念,就讓它陰暗吧。風,疏著年華的霓殤;月,剪影著心事的呢瀾。描幀往事蕩漾,繪箋清歡淺唱,那淺淺碎碎的纏繞,誰是你那根系在心頭的弦,誰是你那個攪亂一池春水的影?是長安路上風塵僕僕的青燈黃卷,還是京華煙雲裡繁華的容顏。煮一盞文字,牽過歲月的吟詞,是否一聲懂得,可以洗滌所有曾經刻骨銘心的過往。時光裡不停地行走,回首之時不覺記憶已沾滿青春的塵埃。可誰願意為一片沾滿塵殤的風景,駐一片心景,溫一盞心酒,暖一片哭泣。

紅塵渡口,我撐著傘。你仍閉闔著芬芳,等著你溫暖的傘。

漫步翠染,嫵媚瓊枝詞闋的煙漾;拾懷輕抒,心袂依依雲水的未央。相思,以花的姿態,輕盈著心事的赤壁。淡抹心雨,盈脈清渚的日子,我撫一抹繾綣,平一仄淺念;拈一枚淡香,書一筆婉夢。在歲月的漣湖上,撐一篙長長短短的眷戀,漫溯一段心曲隔香隔暖。感一念風花雪月的靜美,綰一歌山與水的相望,水與山的相依,讓心慢慢擱念,在臨水書妝裡靜泊,在青花幽筆裡救恕。漫過今生待續的塵緣,如刺的叢叢涼薄在書香裡浸染,隔空在此岸彼岸的輾轉。那紅塵舒浣的情懷,在一抹淺冬的素暖融一指秋花的執著,滑落流年詞稍的沫離,滴入眉間的青澀,疏旎一抹透明的憂傷。

掌一枚青燈掌心,合一瓣纖花執筆,一朵相遇如墜落的粉淚,砸疼了歲月清瘦的臉頰。念,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打在心階上,碎成一瓣一瓣靈魂的花骨。如夢,似瀟,穿透流年一觸即破的煙水,在一份沉澱裡感泊一份相思的柔美。縈泓淺笑,掩挽清愁,伸出的文字,抓住的,是一地的殘紅。淺呢的心枝,注腳著思念深深淺淺的漣漪,被輾轉流離吹散在哭砂裡,沒有痕跡,沒有記憶,只有淡淡溫熱的沙灘。落花無眠,照沏著指尖蒹葭蒼蒼的閱讀。一些陳年的心釀,卷積著霓裳羽衣的墨香,在文字黃花堆積的清扣,浮過暗香飛舞的卷軸。一些夢,搖想當年香港牛栏奶粉最新事件2013之召回

情感,一邊是苦海,一邊是天堂。尋一湄清幽,剪一痕沉香,生生世世的伊人,是誰在花箋掠影?鋪一水心語嫣然,展一月流觴搖曳。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誰在淩亂的憔悴和荒濁的容顏?粘貼青春淒涼的翹首。

沸騰的悵風,流離的青卓,我把相思折疊成一塊塊相遇的厚度,鋪滿人生的道路,讓你我不要隔得太遠。最可悲的是,你卻讓一朵影子住在了我為你豐潤的心裡。我承認我只是你流年湖面上一朵漂流的暗香,也許,在你看來,那叫執迷不悟。文字,隔著閑言,碎語,一片靜守,我連呼吸都要反復練習。 

沐一筆晴天,撚一念微笑。當黑夜哭泣時,秉一燭倚欄,撫一字嬋娟,穿梭在靈魂的刻骨與枕卷的餘香裡。用一朵蓮花的溫柔曼妙,撒一路靜守,撒一路把酒。簪碧凝歡,旖吟淺泛。昨夜的紅塵,還阡陌著記憶的厚度;昨夜的枕夢,還花影著詩心的荼蘼。念想一種情感,一片風景,兩棵大樹,枝葉在藍天下婀娜盛放,心在塵埃裡相互扶攜。開也罷落也罷,歡也罷悲也罷。心靈之手,每一片風景都是美好,每一次攜守都是一首動人的情詩,每一次微笑都是一次靈魂的回望……

俯一身往事的塵埃,回一首年華皚皚的白雪,茫茫的書筆,馳筆間,是誰在曾經,以為徘徊?無悔著花間潔白的瀲灩。輕攏煙媚,花香平仄的詩行,我用深情為犁,相思為鏵,犁一吟寂然清扣,耕一韻默然相守。任風卷錦薄,月勾滄籬,始終在心的幹角為你留一埂最美的雲天。一心只許一人,一生只住一人。

細碎的心知,氤一墨依箋,氳一闌拈念。時光舒緩琉璃的沁漫裡,我無法把相遇裝訂成塵封,讓歲月皺褶成兩條毫不相干的平行線。曾以為放棄,塗白記憶,就可以無痕,沒有了曾經。是的,夢,可以放棄,念,可以塗白。然,心怎能放棄?靈魂怎能塗白?愛,我可以不愛你,但我無法裝得寧靜,安好polo男裝


心,念著。風,暖著。漪沫溫婉,斂眸芬芳,輕拾一抹文字的清香,在時光的水墨裡,聽一段心靈,擷一段清澈;在念與念的重逢,心與心的微笑,闊一別紅塵紛擾,素年錦時,這何嘗不是一種最美的守候。

念在,夢在。夢在,念在。蘸縷安好,描守溫暖,今夜,碾一抹往事,藏於夢中。春暖花開的渡口,讓念不再遠送……

淺冬,暖念……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0:47Comments(0)進入黒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