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1月29日

偏愛于那悠閑的村光

  假如在鄉村的某個地方,有壹間棕色的小木屋,屋後種著莊稼,屋前種著花,屋的兩旁是蔥蘢的樹,我就坐在小院的藤椅上,享受陽光從樹縫裏落下來的溫暖,時而品著淡淡的茶香,時而讀著壹本有趣的書,時而擡頭遙望藍天白雲,時而心怡的賞壹朵花兒,靜靜的感受著秋天的氣息,悠閑的欣賞著秋天的的韻味,心靜如水,那該是壹件多麼怯意的事情!
  其實,這洋的情節在我的生命裏是曾有過的。記憶中,那還是小小年齡的時候。當時不懂得欣賞秋的意韻,卻總是坐在滿地紅葉、鳥啼蛙鳴的院子裏,喝著媽媽不知道從哪裏弄回來的果汁,咳幾顆爸爸幫別人家幹活自己沒舍得吃帶回來的瓜子,用著間單的童心,賞著秋天間單的色調。還時不時摸摸爬在腳邊的狗的尾巴,很是享受,壹副天真壹副懵懂。有時被媽媽催促著去做作業,就裝模作洋的冬蟲夏草 膠囊
拿壹本書在手上,算是讀書。其實根本沒看書,眼睛和心都瞟到對面的那片山坡了。
  那山坡上是長滿了樹木的,這樹木壹年四季,各不盡同,可能是附和著四季的變化而輪回吧。
  春季,山坡的樹木茂盛,壹片郁郁蔥蔥,綠意茫茫;夏季,滿坡的顏色變得更濃了,呈墨綠色,壹片莽莽,很是壯觀;而壹到了秋天,山坡的氣勢逐漸減弱,山的顏色慢慢變黃了,開始是嫩黃,後來是鵝黃,再後來,就是深黃,到枯黃,壹片蒼蒼了。許多樹不堪秋風的打擊,都相繼老去掉落了葉,只乘壹株株的樹幹和枯枝,我看著它們枯死,盤算著該是幹得可以做柴燒,想著明天可以去把冬蟲夏草 膠囊它們捆回來了。所以,時常在晚秋,會望向那山坡上,觀察它們的動態,關心著家裏的柴火。壹想到它們即將用它們的身軀在嚴冬裏給我光明和溫暖,心就暖暖的美美的。
  除了對柴火的關心外,吸引我的可能還有那些沒有死去的紅色的樹葉。因了別的樹都枯了,所以,這些活著的樹的紅,在那山坡上十分顯眼,很是特別。風吹過,它們就像壹個個著紅裙的仙女,從天而降,跳著悠美壹的舞蹈,搖曳生姿,給我快樂,給我歡笑,有壹種很間單的甜美。
  多年以後,我回到原來的地方,想再用童心去回味壹遍那些樹的甜美與樂趣,卻發覺怎麼也尋不回舊時滋味。壹切都已改變,有些人已遠去,有些人已離去,也沒有了那個安靜的小院供我閑坐著吃喝賞秋。而那個山坡上的那些枯枝也不再如昨日親切,如今只在秋風秋雨裏張牙舞爪,倒像是壹種很藝術的雕塑,我是這麼認為,認為它們經歷了春天的風雨夏天的烈日,在秋天裏想伸手抓住點什麼,卻終歸什麼也沒抓住,就被死亡定格成壹種姿勢。這姿勢用藝術來解釋,要麼被定為淒美,要麼被定為醜陋。
  除了這所謂的“藝術的雕塑”以外,我看到的那些殘留著的樹的紅,秋風再過時,更像是壹個個舞女,舞動長裙,旋轉起來。懂人世滄桑壹般,用迷人的舞姿為人揮去清愁;懂人情冷暖壹洋,用嫵媚的身姿撫慰人心。仿似再也看不到她們從心底洋溢的歡樂了,倒覺得她們更多的是為了迎合人心而獻身於人了。
  可能是如今的心不再純真了吧,總也尋不回那時秋所賜予的間單的快樂。
  我始終還是想像著,有那麼壹座房子,我可以坐在院子裏,沐浴著陽光的溫暖,享受著父母給予的愛,細數天空飄落下來的紅葉,壹片、兩片、三片……,悠閑的品茗、看書、賞秋。我希望的是,帶著壹顆寧靜的心,像溪水壹洋的心,像陽光壹洋的心,像孩童壹洋的心。CPC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8:47往日情懷

2014年01月23日

邁向十年後的未來

十年,或許我們容顏已去;

十年,或許我們不再年輕;

十年,或許我們已各自淪落天涯;

十年,或許我們將又一輪回;

十年,或許十字路口裸露的蕭條;
康泰旅行團
……

十年的人生,有太多的更改和亙古不變。

十年後的人生或許各自滄桑在自己的軌途中。

那麼,

十年之前呢?

十年之前,我們還稚氣未退,還朝氣蓬勃,難道現在不是嗎?

可惜了流年,把我們一路沖刷在了2013的軌道上,又可惜了那道時光,讓我們在來時的路上穿梭 在回憶的道上,有些清晰,有些模糊。

昔日,不堪的回首。

那道陽光有點刺眼,雨露有點潮濕,路邊的桑葚有點抵不住的誘惑,踩著小碎步,背著小小的書包裝載了零散的夢,兒時的夢有點膚淺。

視窗滿懷希望,活躍的身影,擊著手掌跳跳的消失在還充裕著泥香的操場上。漸漸的,踩著時間的影子,一路有意無意的流浪到今天。

那時刻意在流逝的歲月裡遺留我們存在的魅影,可是十年後再去尋找呢?那棵長不大的小樹呀, 為你留下了一線生機,時過境遷,滄海桑田,長不大的小樹,歲月卻在你臉上劃了一道道的痕,可是,看到快要毀滅的那刻,心裡有點難形容的酸楚。那些因為好奇刻下的名字卻已不復存在。

十年啊,我們一起圍著操場跑圈圈的小朋友,如今又飄蕩在哪兒,我們那些踩踩著碎小步子的呢,那棵伴著我們成長的香樟呢,那個古老的青磚老教室呢。

十年後的今天,康泰領隊我們充斥著二十歲的夢,我們在歲月裡走向了花開的季節,可是,我們的夢呢,捧在懷抱裡?握在手心裡?

天空還是那麼大,彩虹色彩已更改當年,小樹已增加十個圓圈。若十年一輪回,回到當初是苦還是樂呢,可是已無法忍受歲月在我們身邊悄無聲息的流失帶給我們回憶的那種滋味,有份甘有份澀,難道不是嗎?

還是那條路,經營一個不變老的夢,從頭到尾無人知曉,卻各自輪首天涯,容顏已更改當 年,心已蛻變,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歲月爬過了那麼多浮萍那麼多同窗那麼多陌生和熟悉,列車駛進蒼茫的大地,那時或許我們就此陌路相阡。

今天好想對著天空大吼一聲,以天地為證,我好懷念你,十年前的一切。

於是,從今天算起,十年後我們,有了老婆有了丈夫有了孩子有了事業,是嗎?

那麼今天的風雨今天的忐忑今天的喜悅還會長存嗎?

會選擇過好今天嗎,會為了十年後回想起今天而不要留下太多的遺憾而去追逐夢嗎,若上天仁慈,願做一個肆意的追風的少年,是這樣嗎?

匆忙的人生當中,我們總是願意選擇錯過太多,在選擇在流年裡去回首,倘若如此般愜意,便可一直留戀至愈變無話可說。

花凋零時即是人散場之日,彷徨的路上,用十年之約,又奈何了多少懷念,若人生無緣,就此別過,似萍水相擾片刻,可惜,十年後,我依然會奮不顧身的去慰問靈魂。

十年後,小秋走在別樣的道上,用柔情的眼光望向十年前的今天,為了十年後不是那麼彷徨,不是那麼憂傷,帶份淡雅邁向人生的十年,望那時我們一直還在 停留彼此的道上,一同歡笑,一同美好,那時我們說很榮幸今生遇到你。

列車駛向遠方,邁向十年後的未來,十年若一輪回,則各自安好牛欄牌奶粉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5:31狂想的路途

2014年01月16日

在作品中築夢仙境

每個作者都擁有自己的一片天,用自己的作品來點綴整個藍天!而我,也同樣擁有著屬於自己的一片棲息地,來放飛我的心靈!

現實中,往往帶給人許多揮之不去的煩惱。有過去積攢下的,也有當下的,使我們不得不去面對!為了生存,為了更好的生活品質,必須打工賺錢,其中必定存在著勞心勞神的伴隨!異性交友為了感情,為了婚姻的維繫,為了友誼的長久,為了家人的陪伴等等因素,思考,行動,努力,堅持,挫折是過程!因此,現實很殘酷也應徵了這句話的確如此,心,不由的會累……

因人而異,我的調節方式就是來到屬於我的那片棲息領地。那裡無需消費得來滿足,無需有人相伴得來安心,也無需靠無止境的工作來麻醉,那裡是我的另一個世界,我的仙境!

我有一片天空,自由的抒寫自己的心境。那裡的我擁有一雙潔白的翅膀,飄逸的秀髮,白色的紗裙,自信的笑容無憂無慮的翱翔在這片天!藍天下有一片田園風光,種著各色的花卉迎來陣陣清香,彩蝶飛舞盤旋流連忘返,不舍離去。搖曳的柳樹猶如清麗的舞娘隨風扭動那玲瓏般的腰肢起舞。小橋流水,站在小橋上望著池中那美景,白蓮出淤泥而不染,紅蓮好似少女粉頰,靜靜的呈現在碧葉上,遠觀不可褻玩焉。走過小橋有座小屋,屋內溫馨整潔。難道是“田螺姑娘”來過了?屋外有兩隻可愛的小白兔一蹦一蹦的吃著青草惹人憐愛!紅色的眼睛增添了一份靈氣。漸漸地聞到一絲海水的氣息,鹹鹹的味道帶著一股腥味,在盡頭真有一片大海,無邊無際,在線交友在陽光照耀下顯得微波粼粼,有時又波浪起伏,一番美景!

我在這片仙境中無比愉悅無比輕鬆,盡情抒寫著不同的心緒由此來點綴我頭頂上的藍天!這裡沒有外人的干涉和碎語只為自己的心靈創造的棲息地,靜靜的享受大自然的美不必擔心有人打擾到我,感覺真好!在文字的海洋裡,我們或許會被它淹沒也或許被它引領!而各人的天空有各自的風采,任誰都無法用其主觀意識去評判他人的作品。我的心境你不懂,那你又有什麼資格去注入自身的意識來決定眼前這篇文章的好與壞?閱讀他人的文字好比飛翔在對方的藍天下,既然如此怎能說他的天空不美,你和她的審美觀不同才是!

我為自己擁有的仙境感到自豪,在如此佳境中,讓我那顆遠離世俗紛擾的心靈停泊在海邊,聆聽周遭鳥語花香,感受自然,暢談我的人生感悟,築一仙境,放飛心靈,在藍天下劃出我的彩虹,牛欄牌回收在海的那一邊點燃我的明燈!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7:04Comments(0)牛欄牌奶粉

2014年01月02日

女人50歲退休,在家就是做飯

女人50歲退休,在家就是做飯,幫女兒看看孩子,老公還在上班。我過著平靜的生活,平靜的無法描述。

有一天,一個陌生的電話,打破了生活的平靜。對方知道我的名字,好驚訝,原來是我30多年前的一個初戀男友,分別後再也沒有聯繫。不知道他從哪裡知道了我的電話。電話裡,異性交友沒有過多的寒暄,他約我明天在一個高雅的茶樓見面,我居然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他,

放下電話,我感到臉紅了,是歲月,羞紅了我的臉。已經過了這麼多年,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我有一個疼我愛的老公,一對寶貝兒女,女兒已經成家,有了孩子,兒子已經上大學了。已經到了夕陽西下的時候了,已經不那麼年輕​​,為什麼我會毫不猶豫的答應和他見面。

30多年前,沒有花前月下,沒有現在的浪漫。高中畢業後,我們戀愛了。由於他要隨他的父母要去外地工作,因為距離太遠,我的父母死活不同意我們的婚事。把我關了起來,不讓我外出,直到他離開濟南,我才恢復了自由。在我的內心深處,一直有他的影子。多少年了 ,一直揮之不去。內疚感,負疚感,一直壓在我的心頭,在線交友是我拒絕了他,我感覺對不起他。見面,無非就是想向他說明事實的真相。

老公下班回來了,我一反常態,還沒有做晚飯,老公問我:“不舒服嗎?”一句關切的問候,把我的臉羞得滿臉通紅,幸虧是晚上,他沒有看到。一邊是疼我愛我的老公,一邊是30年前被我傷害了的初戀情人,見與不見,我左右為難,明天是去不去呢?

第二天,我還是去了,他早已在等那裡,他還是我記憶裡的樣子,只是歲月在他年輕時的臉上,留下了深深鄒紋,頭髮有點疏稀了。我們只是輕輕的握了一下手。沒有擁抱,沒有了以往豪情,沒有了奢望。兩杯清茶。默默地陪著我們。我沒有向他解釋什麼,現在,有必要解釋嗎?

畢竟已經錯過了牽手的年齡,彼此都有了家庭,誰都不想打破生活的平靜。見到了他,壓在心中30多年的石頭落了地。我們只是互相介紹了彼此的情況。

分別後的思念,是那麼的刻骨銘心,今天,一直沒有開口表明。既然後來選擇了現在的老公,我就得對他忠誠。婚姻的烙印深深地打在我的心上,家庭的溫馨我也不想打破。婚姻和家庭把30年前的那段感情慢慢的退了顏色。沒有了愛情,也許會有友情,在世俗人的眼裡,我們偷偷的見面,nuskin 如新也許會說這是偷情。我不知道。

分手的時候,只是說了聲再見,“珍重”千言萬語融化在兩個字中。

我只是希望,他的生活裡沒有我的存在,他過得會更好。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2:40Comments(0)約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