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27日

趁著年華還為老去,盡情的揮霍吧

  旅行歸來,玩得很開心,甚至有些樂極生悲,雖然渾身疼痛,但也值了,走了趟世外桃園,瘋玩了兩天,跟壹幫很有意思的朋友,大大小小,很遺憾的,拔白頭髮又成了美好的回憶,壹切美好事物的背後都要付出痛苦的代價。
  最遺憾的是,早上沒能起來看日出,不過沒關系,早晚還會有機會的,現在才知道,為什麽人們都喜歡花那麽多的血汗錢來奢侈的旅遊。原來,這不僅僅是旅遊,更是壹次對心靈的釋放,可以拋開壹切,牽掛的,放不下的,痛苦的,煩惱的,壹切的壹切,全部拋開,不想去想就不去想,壹次徹徹底底痛痛快快的放開,來親近大自然,體會美好的壹面。
  第壹站,農家住宿,環境優美,四面環山,青山綠水,農家菜很有味道。
  第二站,花溪漂流,痛快,冰涼壹夏,起點,出發,人手壹盆,壹槍,濕了全身,樂了壹世紀,水中之樂,瘋狂對戰,險坡激流,刺激。最痛苦的事,高興過了頭,沒抓穩,跟老王,壹塊兒被甩下艇,沒嘗到水是什麽味道,幸好被後來人抓上艇免了喝水這關,不過,額滴內個膝蓋,額滴內個尾椎啊,現在還疼著……老王壹號,勇猛無敵,殺無赦,不夠盡興,於是集體下水,居兩側而立水中,端盆,來者必被攻擊,水由頭頂而潑至全身,投降無效,有冒頭挺過去的,恭喜,闖關成功,放行,累了,上艇,繼續漂流行程,被夾兩石之間時,鵝,來個左浪右浪,浪過去了,屢試不爽,只因其噸位夠重……
  第三站,登山,山不在高涼快就行,水不在深清澈就行,風景秀麗,世外桃源,不冷不熱,人間仙境,下山,滑道,壹行人二十壹個,壹個接連壹個,誰滑的慢是要被後人踢屁股的,下到底端,康泰導遊竟是還沒盡興,只能性性而歸……
  說著說著,忽然就不想說話了。
  走著走著,忽然就想趴下了。
  世界末日是不是真的存在呢?希望大家都不要活得那麽累。
  總是那麽無端的就傷感了,感嘆在人世間的渺小,茫茫人海中的壹粒沙而已,我願化為灰燼飄至空中,開始永無止境的旅程……
  我認為人在旅途是最幸福的事,望著窗外轉瞬即逝的沿途風景,心情就壹下子豁然開朗,妳可以盡情的遐想,也可以什麽都不去想,只是靜靜的靜靜的……
  在茫茫人海中,相遇,卻在回眸的壹瞬間,選擇了,閉上雙眼……我不是在逃避什麽,只是在享受這種感覺,很唯美,事物都需要把握壹定的界限,才能達到永久的平衡,壹旦超越或者欠缺,都會造成永久的遺憾……
  兩條平行線,不遠不近,恰巧剛好,他們是最完美的匹配,雖然沒有交點,但永遠相依相伴。
  兩條相交線,雖然有交點,但距離卻越來越遠,甚至比初不相識的距離還要遙遠……
  記錄美麗的青春,記錄時間的永恒,記錄生活的點滴感動,如新集團使自己變得豁然明亮,不再抱怨世俗,不抱怨生活,不抱怨他人,不抱怨自己……活著,本就是種修行。去見妳喜歡的人,去做妳想做的事,就把這些當成妳青春裏最後的任性。
  趁著年華還為老去,盡情的揮霍吧,只因我們還年輕,肆意的奔跑吧,只因我們還能夠邁的動腳步,既然抓不住青春的尾巴,那就讓我們活的盡興,活的灑脫,活出個青春無悔……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8:18往日情懷nuskin

2014年02月19日

一個人,說不完的一個人

一個人的時候總難免多想。一個人的時候總是走走停停。一個人的時候總是習慣左手插兜右手握煙。一個人的時候總要抬頭凝望天空。一個人的時候總隨性行走。一個人的時候總是飄忽不寧。一個人的時候總是憂傷半掛。一個人的時候總是嘴唇乾裂。一個人,一個人的時候總是自由的如夢似幻。一個人,一個人的時候帶起的風都那麼淒涼NuHart顯赫植髮

一個人的時候所有流水都能刺痛神經。一個人的時候能停留眼神的只有忽然相似的場景,相似的人,相似的舉動。一個人的時候所有美好都如同日光一樣無法忽視。一個人的時候能溫熱心肺的只剩下口袋。一個人的時候總要銜著一片枯葉品嘗那歲月的痕跡卻毫無味道。一個人的時候一切燈光都漸迷入眼。一個人的時候抬抬手臂都那麼無力。一個人時候那屬於一個人的意境總捕捉到完美。一個人的時候說不完的一個人。一個人的時候再怎麼行走也不覺得累,再怎麼休息也那麼無力香港如新集團。一個人時候影子總陪著無言無語。一個人的時候煙也總是一根一根又一根。一個人時候只有風來依偎被依偎。一個人的時候總要尋找著斑馬線一步不斜。一個人,一個人的時候總要痙攣著所有疼痛,淩亂著一切思緒。一個人的時候總要慵懶的靠著空氣。一個人的時候總要雙手交叉揉捏著臂膀。一個人的時候總要隨手記錄彈跳的文字。一個人的時候沒有網站沒有終點。一個人返程的時候總要保存文字,雙手插兜。一個人,一個人的時候總是喘不過氣的攥緊心臟。一個人,說不完的一個人nu skin香港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8:16進入黒夜

2014年02月12日

迷戀明亮溫暖、輝煌的色彩

你發現,你越來越迷戀色彩,迷戀明亮溫暖、輝煌的色彩。天性中火一般的熱情使你拋棄了荷蘭畫派的暗淡和沈寂。
你的調色板變亮了,你衝破了前期印象派對自然色彩真實反映的束縛,nuskin 如新開始隨心所欲地使用光亮明快的誇張色彩,而這種色調與向日葵永遠朝向太陽的精神是如此相契。
1888年2月,已35歲的你從巴黎來到了普羅旺斯的阿爾。你到這座法國南部小城尋找你的陽光,你的麥田,你的向日葵。
阿爾的陽光非常燦爛,一群烏鴉驚叫著飛向天空。陽光射出炫目的白色,麥田裡一片金黃,金色的向日葵花盤,張望著太陽,如新集團被陽光曬成一種無法直視的光芒。
你知道,向日葵總是朝著太陽,代表著虔誠的信仰。你一直認為向日葵能給人們帶來幸福。你曾說過向日葵是屬於你的花:“我想畫上半打的《向日葵》來裝飾我的畫室,讓純淨的鉻黃,nu skin香港在各種不同的背景上,在各種程度的藍色底子上,從最淡的維羅內塞的藍色到最高級的藍色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6:32Comments(0)狂想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