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25日

枯萎在了過往風雲中

曾有多少人說,遇見妳,是我這壹生最美的意外;又有多少人說,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是不是就不會讓記憶,帶上這麽多的疼痛,在流年漂洗的時光中努力的記住,又拼命的忘記。

記憶,是我曾走過,同珍王賜豪是我走過曾沒有妳的人海,走過曾孤獨中,寂寞的仿徨,是我走過,沒有妳漆黑的夜,走過想念的日子,走過明媚的青春,走過熟悉後的陌生,走過風景夢幽,走過細水長流的時光,更走過關於妳的疼和痛。

這個夏天,湖水輕柔,微風摩挲著記憶的手,浮浮沈沈的躲在微香的漩渦裏,揮動著壹種難以差遣的孤懷,淒惶的的瞬間,如失散群聚的大雁,找不到壹絲安暖,與明媚同居。我想自己就是如此,如此這般無聊又孤獨,深思琢想取記回憶中的片面,只是,記憶,是妳與我曾真的走過。

窗外樓臺,煙雨彌漫,倒下了回憶卻與妳不見也散,回望前塵,淚如雨作聲,是誰,曾從雨中,歌唱出不滅記憶的痛,對於妳,無論我怎樣行走,都是荒年中,印記在回憶中的疤痕,明顯的紋路,畫刻出了記憶中,走過流年的模樣,時光流逝中,青春的字眼,也只是壹紙傷痛而已。

時光,何時成了我最痛的主題,是因為記憶,還是曾經的見證,走過百花雕零,觸發的依舊是往事中,橫生感傷的意緒,總能把悲歡,交集的那般如夢如幻,即使有些人,走遠走近,離合與不舍,香港如新最後留下的都是記憶,走過會記住,疼過會遺忘。

斜陽的遠巷,又是誰橫舟天涯,沈廖在流光輕別的嘆息中,笑看風吹草知勁,五色花迷,將世事滄桑掩埋在泥途闌珊中,回望來時的路,光陰剝復著往昔,浮雲聚散中,料量著記憶中,曾有過的等待,滿紙瑣碎的傷言,如群居夢破般,同朽在無法理歸中消磨殆盡。

夢魂聽潮,煙塵愁極。花絮隨風拋舊懷,陌上婆娑淚離人,暗中獨聽月沈吟,光景花問惜取何。青山無色,日暮憑欄而望,墨中風雲,筆下故事,不待與誰相逢,情知似舊,眠醉黃昏時,門外紛音,行車奔流,身經幾回顧,斷殘念,何須蒼茫尋深憶,風中聞歌,渺綿記憶傷逝殘句。

飆塵看歲盡,長恨數逢歡,此生記憶,寂寞應情盡,縱使揮弦寫憶,別曲行舟,也不過人事音書,蹉跎浮光倦客行,漫卷淚落,記憶在悲風中叩響遐憂的心弦,幾何情愫,枯萎在了過往風雲中,淒涼的再也無人過問,或許;幸福的東西並不是有多少記掛,而是在苦盡處,能所被人記住。

借晚雲念舊人,憑欄取暖,誰負了相思,誰將心,烘托在夕陽的天際,渲染著傾瀉而來的記憶,新愁伴酒生,舊恨落筆憶,即使讓傷感隱約,孤身獨處難以消憂,如果沒有妳,我絕不會讓自己的時間,在等待中,這般消磨的淋漓盡致,讓記憶,康泰領隊陪我走過漫長的似水年華,成為磨滅不了傷詞。

離歌取醉,落日爭暉。散發沈醉在忘情的海畔,任墜落的日霞,籠罩著斑駁中,鮮明的畫面,不曾綺麗的記憶如此望景懷人,潮退的浪聲,碰擊著內心深處的幾任傷感,這種情形,妳永遠不曾體會,傷痛中,記憶竟是如此佳境般的唯美,我知道,真實的情感,往往都是如此,建立在廢墟的國度。

記憶,是我曾走過,懷著壹個永不曾快樂的心,用傷感寫意著流年奔逐的光陰,妳從未停留,用轉身落寞了我純真的年華,無情中,讓憂傷浸透了說好不曾離散的誓言,漸漸地將心,冰冷的塵封,離別的不曾有遇見,我的遺忘又該如何的拼命,這壹切,到過了我的記憶,是我曾傻傻的走過,壹個人,好久好久。

時光是壹場不老的主題,青春的色彩斑斕,歲月的如梭似箭,回憶的酸甜痛楚,陪伴著越老越淡的年華,用滄桑中的音律,譜寫出了的,是記憶永無旋律的歌,多少疼痛的字眼,成長在了悲歡離合的回憶,組合屋如果重新可以選擇,我也不會讓妳走進我的世界,更絕不會讓我走過記憶。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2:17約會nusk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