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29日

做個幸福的人


一直寫的都是散文,隱晦,雕琢,靜美,並且你的內心別人是看不穿的。害怕那些露骨的文字出賣了自己,所以選擇了一條少有人涉足的路,康泰導遊如同曾經夜深人靜喜歡獨自走過那條歸家的路。

每個人都會用青春來深藏一段過往,熱愛凋殘,等到爐火行將熄滅,才頓悟橫亙眼前的已是末路窮途,荼蘼花開了。隙望一段橫陳的舊時光,懷念那時心照不宣的嫺靜和清平,康泰導遊正如我不曾捨棄過人世悲歡的喧囂和擾攘,可現在,我竟一無所有。

也許,我懷念的只是那時心如止水的自己,單純而簡單,不容褻瀆。

不知道當初決定來這裡是對還是錯,而當我覺得孤單無助的時候,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和事以及單薄的回憶像把利劍刺穿了我的心。那天,上大學來第一次哭了,原來人在哭泣的時候是那麼脆弱。難過的時候想起了他,他一直在,曾經和現在只是一個轉身的距離。可是我不能欺騙,欺騙他也欺騙自己,同珍王賜豪對他只剩下依賴,而不是愛。

同桌說我有些冷漠,我承認,因為太敏感,怕受傷,所以寧可高傲的活著。努力克制自己不去喜歡的人最終還是喜歡上了,為了不錯過的風景,我一直站在原地。

我把三分之一留給昨天,下一秒開始好好過,做個幸福的人。

作為一個一半文藝,一半2的冒牌資深女青年,同珍王賜豪值此六一佳節之際,對小盆友們略表嫉妒,還是要祝地球上所有童心未泯的人兒,董白白、靜、還有那些個人當然包括我這二貨節日快樂,嘿嘿嘿~~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7:19Comments(0)幾分朦朧

2014年09月24日

寫出他們生命中最想要的事物

有一天他們坐下來舉行家庭聚會,草擬了一份“願望單”,寫出他們生命中最想要的事物。素的願望之一是能夠參加馬拉松比賽。由於她過去的背景以及生理上的限制,丹尼斯認為她的目標是完全不切實際的,但是素卻變得認真起來了。 
  她開始在住家附近區域緩慢地跑著。康泰領隊每天就只比前一天多跑一些——只多一個車道。 
  “什麼時候我才能夠跑足一英里呢?”有一天素問道。 
  很快地,她可以跑3英里,接著5英里,我讓丹尼斯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其餘的故事好了: 
  我記得素告訴過我她已經學到了一些事:“潛意識以及神經系統不能分辨什麼是真實情況,而什麼又是生動活潑的想像情況。” 
  如果我們讓心中的想像,變成如水晶般明澈,我們會為了追求完美而改變自己,促使我們自己下意識地追求珍貴無比的欲望,而且,如新集團幾乎完全成功。我知道素相信它——她已經報名參加猶他州南部聖喬治馬拉松的比賽。 
  “心靈能相信一個導致自我毀滅的假像嗎?” 
  當我駕車由塞達布經過山路到猶他州的聖喬治時,我問我自己上述問題。我將我們的廂型車停在終點線並等候素的到達。雨持續不斷地下,風也徹骨地冷。馬拉松賽5小時前就已開始。幾個受傷發抖的運動員已從我身邊被運走,我開始發慌。如新集團想到素可能獨自一個人發冷而倒在路旁某處,我就焦慮得快瘋了。 
  強壯而又快速的競爭對手,早已跑完全程,運動員變得越來越稀少,現在我在任何一個方向都看不列人了。 
  幾乎所有沿著馬拉松路徑而走的車子都已離開,一些正常交通已經恢復進行。我能夠在比賽路徑上駕車前進,開了快兩英里,仍然看不到運動員。於是我回轉,看到一小群人跑在前面。當我靠近時,我可以看見素以及其他3個人。他們一邊跑,一邊談笑。他們在路的另一邊。我停了車,隔著已經通暢的車流說:“你還好嗎?” 
  “啊!很好。”素說,香港如新只輕輕地喘著氣。她的新朋友則對著我笑。 
  “只有幾英里。”我說。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2:10Comments(0)醉紗清風

2014年09月19日

禾苗遇到了一場及時雨。

 大字不識的父親,大口大口地吸著旱煙,默默地陪著聚精會神看書的我。父親無數次用火鉗,夾住正在燃燒的柴火點燃被夜風吹滅的煤油燈。清幽的月光透過瓦片的裂縫落到樓板上,天空中閃爍著幾顆眨著眼睛的星星。捧著那本翻看很多次,陳舊的《神雕俠侶》,我仿佛是久旱的禾苗遇到了一場及時雨周向榮醫生
  安靜的夜晚,稻花的幽香,桂花的芳香伴隨著夜風,四處擴散。昏暗的燈光下,目光穿透桌上《神雕俠侶》中的俠客正在江湖裏行俠仗義,而隱藏在我身邊佩戴刀劍的俠客,只是無數只忙著吸我血液,肚子圓滾滾的蚊子。
  童年的我,每逢學校放假,趕著家裏唯一的一頭牛到後山。我依靠著大樹,在樹陰 的遮擋下,打開《神雕俠侶》,讀到精彩的情節,仿佛學會了楊過的輕功,騰雲駕霧地飛上樹梢,牛的一舉一動在我的掌控下,眨眼間,楊過的神雕帶我到習武的古墓。原本老老實實吃草的牛,趁我不注意,消失在後山,跑下山坡,伸出來的舌頭如同鐮刀一樣割著鄰居家的玉米苗。我必須看好牛,要是牛吃光了莊稼,父親會把《神雕俠侶》扔進煮豬潲的灶膛,他的巴掌,會拍得我的屁股開花。
  牛吃飽了,睡在水塘裏,鼻孔裏噴出“咈咈”的聲音,伸長的脖子望著遠方崎嶇的山路,樹林茂密的青山,奔跑的河流。我坐在牛塘邊,靜靜地打開書,楊過自小父母雙亡,被父親生前結義兄弟,江湖上有名的大俠郭靖送到天下道教正宗的全真教去學武。全真教教規森嚴,天性叛逆的楊過在教中吃盡苦頭,忍無可忍,逃出全真教。
  周向榮醫生跑出水塘的牛讓我趕緊合上書本,我沒有小龍女飛過天空的輕功,只能跟著黃土路上的牛蹄印,一步一步尋找這個可惡的傢伙。我氣喘喘地爬上山頂,微風吹拂著我的長髮,透過重巒疊嶂的山峰,看到遠方一棟棟拔地而起的海市蜃樓,我抬起頭仰望樓層的高度,帽子竟然落到地上。一條條寬廣的主幹道,人來人往,川流不息,我聽到了小販們放開嗓子的吆喝聲。一雙雙腳穿皮鞋的城裏人的臉上帶著微笑,不,那不是微笑,那是自豪的表情。當然,這些只是我童年的腦海裏虛構的幻想,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遠方沒有泥濘的羊腸小徑,沒有等待雨季到來搶水耙田的旱田,沒有亂跑的牛,沒有難咽的蒿草粥,也沒有天天扳起手指等待著殺年豬的煎熬。那片牛喜歡的後山,也不是楊過練武的古墓。行俠仗義的俠客,一把劍可以行走江湖,伸張正義,而我只能好好看好我的牛。
  父親無數次將趴在飯桌上睡著的我抱到床上,我睜開朦朧的雙眼,看見了父親,生氣地說:“爹,抱我上床睡覺幹嘛?我還要看書。”父親輕聲地告訴我:“丫頭,雞都叫過頭遍了,趕緊睡覺,早上還要上學。”待到東方發白,我挎上書包,穿上繡花鞋,擰好母親為我盛好飯的飯盒,拔腿跑在鄉間的小路上。
  我經常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看見父親在田裏吆喝著牛,他的全身沾滿了渾黃的泥水。套軛下嘴吐白沫的牛,停下疲憊的步伐。父親手中的鞭子一甩,牛在劇痛的驅使下,拼命地在田裏向前掙扎,步履沉重,前行維艱。晚歸的父親扛著鐵耙,牽著牛回家。卸下牛軛,牛脖子被牛軛摩擦得血跡斑斑,我看見父親眼裏的淚花,我知道他心疼牛。父親背著母親屋裏給牛打來一桶豬潲,放上點食鹽,靜等牛吃光後再給牛添上草,然後拍拍牛的脊背,才關上牛圈門周向榮醫生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0:47Comments(0)相愛指標

2014年09月17日

一顆午夜流星的提醒

挑一燈煙火,呵醒舊垣城池,那一夜,我將靈魂放逐於此,蛛網交錯的剝離裡,尋得前世斑駁隱約的刀光劍影,那一夜,我將心願花開與此,微微頜許的月華里,飲盡半生冷暖自知的流離,那一夜,總有一些無法掩映的衝動,古老的槐樹下,琴音彈起,衣袂飄飛,視野蒼茫,眉鎖天涯。

--題記

1.

如一場夢,那一枚生之嫵媚,揭開了一場行程,嬉戲裡顫動的水花,圈圈散開,岸,承接了一雙腳。

世俗的牽絆裡,密封了一種呼吸,腳下的路,竟也會在壞笑著違背意願裡定格。走不出一些自囿的空間,視窗,探出的腦袋,唯有恍惚的目光,無聲地打聽著陌生與新奇。

久違的微笑,就如同一方素帕的繡花,古老,帶著牽強。

一種暗黃,像燃了半截的老照片,裝點著逝去的點點記憶,慵懶的回首,仿佛都是一種費力的行徑,也許,此時的歲月,缺失太多的靈性,站在荒涼的季節埠,該以怎樣的一種出發,與心音相通?

2.

淚光婆娑,試圖伸出雙臂,光與影的觸感裡,我還拿什麼熟悉這個漸漸遠去的世界?

耳邊呼嘯而過的是即逝的風景,那麼多幻覺裡美妙的鵝黃,淡粉,新綠,只在刹那間,填滿了視線裡切切的渴望,茫茫無垠的空曠裡,寂靜,素染了自然之聲的風情。

假以雙足為點,我不知道,那一條漸之遙遠的曲線,究竟會埋沒多少未加雕琢的激情,又如何將一個弱小的身影,風化成僅屬於生命音符裡的一場平靜?

浩瀚,聯姻著洪荒,多想在生命最絢麗的一刻,走向遙遠。天涯的一角,那麼多理由,誘惑著一場征程,此刻,我就是一個探路的旅者,心向遠方。

3.

太多的唯美,炫耀著親近的微妙,仰望通透碧藍的晴天,仿佛聽任一次相戀的耳語,呵護的愛撫下,羞澀了容顏。

朵朵白雲,遊蕩的停歇間,又好似嗅到了芳草萋萋的眷戀,君不見一場煙波路,搖曳風聲委婉,綠浪追逐,驚醒彩蝶飛旋,花葉競相飄飛,暗香浮于碧水,水映諸影,欲動一闕遠古幽聯。

孤獨,於綿亙裡漸之巍峨,那些一度渴望的同行之念一笑泯江湖。浪跡天涯的跋涉,原本就不需要相伴的歡歌,孑孑素身,譜一曲天地人三者為和,寂寞的回眸,或者遠眺,可否詮釋了心情的另一種威武?

不懈塵埃滿懷,仍然以最初的豪放,感動著自己,在晨曦裡,夕陽下,月華如水的午夜。

夢裡花落知多少,既已漂泊離俗,就無法停止一顆不諳凡擾的心。絕倫的美景,總會在瞬間的驚叫裡變換著方陣,走過熟悉,走過陌生,在一次次演變的宿命裡成全了渴望的豐盈。

4.

沒有誰能將一世的風景讀懂,就像一個拐彎,或者搬運公司一場浩瀚,誰也無法在大小的比對裡度量著深淺。

渺渺人生之途,身心二者,總要有一個在路上,足音相伴,寂寞獨行。再美的風景也只是驚鴻一現,唯有自己的影子,悠長地不棄左右,聽任天涯漸近,命之老去。

跌跌撞撞中,每一寸前行的身影,都試圖將自己逝去的過往遺忘,那些光影裡剪切的棱角,總會在易感的眸子裡掀起淚光,似乎,很悲壯。

天地之空曠,囊入懷中,短短一瞬的與之相擁,於一顆漂泊的心,已經足夠。

驚醒與一片景,一縷情。一些看透,不可言透的了悟,飛越的荒蕪裡,嫁接了笑容。
offshore company hong kong
看到了內心裡波瀾不驚的寧靜,就仿佛一顆午夜流星的提醒。

寂語獨斟淺入畫,一生漂泊走天涯。

莽莽歸途,如何留得住你,我,或者他?

每個人都是自己忽略的風景,每個人又都在自己的風景裡冬蟲夏草 膠囊細數著光陰,顛沛流離,一聲歎息,告慰了一段征程,漸漸遠去的,那個圓點,唯有落葉打轉,颯颯風聲。

一場夢斷,又一場夢生。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1:24Comments(0)醉紗清風

2014年09月10日

生活的面紗總是很難揭開的

  
  每天早上醒來,打開手機,看著屏幕上的日期數字又跳動到了新的壹天,我說不出自己是希望時間過的快壹些還是慢壹些,日復壹日沒有什麽差別的生活,明天,也許我對它並沒有太多的期許。
  現在的我,做著壹份也許在別人看來還不錯的工作,不久的的將來,或許我還會找到壹個還不錯的男生,在余下的生命裏,過著還不錯的生活。壹切都是“還不錯”而已,壹如我的口頭禪“還好啦”壹樣。同珍王賜豪距離完美和圓滿總差點什麽,可究竟這壹點距離差在哪裏,我還沒有找到。
  青春是壹場無知的奔忙,總會留下顛沛流離的傷。25歲,我的青春該畫上句點了吧,我無知的奔忙也該結束了吧,我是不是不會再在顛沛流離中受傷害了?
  畢業兩年,不是很長也不算很短的壹段日子,也許走了很多彎路,也許做了很多傻事,也許流過很多眼淚,也許有些人壹轉身就是壹生的距離。
  這兩年,總想著壹定要改掉自己身上壹些不好習慣,比如自作多情,比如過分的執著和消極,總以為改掉舊的自己,就能遇到新的生活,遇到新的感情。但是如今才明白,改變談何容易,我依然還是多年前的傻丫頭,只是換了壹身的成熟的裝扮,看似練就了金剛身,其實依然是個玻璃人壹碰就碎。可是,我只是塊廉價的玻璃,不是鉆石,連水晶都算不上,而且是壹塊透光度過於太好的玻璃,壹丁點細微的塵埃都可以遮蔽心空的陽光。
  但是,我從未放棄改變,我壹直都在很好很認真的愛著自己,我壹直都在努力變成我自己喜歡的那個樣子,我怕如果我沒能變成自己喜歡的那個樣子,我會討厭自己,我自己都會鄙視自己的懦弱。
  依稀記得20歲生日前那段焦灼的日子,那是我對時間流逝的惶恐和對長大的不適應,現在的我,對年齡已經沒有了那麽深的恐懼。只是,我還壹直奔跑在壹條追趕時間的道路上,我迫切的渴望自己快速成長,有能力去保護自己和我的家人。可是,有時候,很多事情往往是越努力就越與最初的目標背道而馳,越是害怕失去就註定會失去,王賜豪醫生就像握在手裏的沙子,握的越緊,流失的就越多。
  當我開始屈服於生命的局限,當我開始正視自己的渺小,當我開始試著與自己的命運和解而不再去對抗,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實和寧靜。我不再因自己的無能而感到焦慮,也不再因自己遲緩的腳步而感到沮喪,我原諒自己對很多事情的無能為力,就像大二那年的體育課上,我反反復復在沙坑前跑了無數個來回最終也沒能跳出去,有些事情我辦不到,我很認真的努力過,我承認我辦不到。
  明天是什麽樣子,明天的明天又是什麽樣子?這個世界那麽大,提供的選擇那麽多,但每個人只能選擇壹條路去走,得到的總是滿足不了自己那龐大的虛榮心,每壹次的得到都在加重自己的失落感,因為欲望總是在無限制的膨脹。
  永遠不要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康泰領隊做過事就永遠不要後悔。很多事情、很多路,都是沒有回頭的機會的,所以,在做有關自己前途和命運的抉擇時,再多的思考,再多的疑慮都不是多余的。
  選擇的方向是對還是錯,前路總是未知的,生活的面紗總是很難揭開的,如果內心沒有堅定的目標,隨波逐流,人雲亦雲,輕而易舉的就被生活玩弄了。當走在壹條無法回頭的路上時,如果錯了,那就將錯就錯下去,堅持就是以剛克剛。
  然而,親愛的,妳現在不是正走在壹條全新的道路上嗎,妳不是正在壹步壹步的變成自己喜歡的那個樣子嗎?妳要看到自己的改變,肯定自己的努力,堅持自己的選擇,不然,漫漫長路,壹個人怎麽有勇氣和力量走下去呢?妳看,現在的自己,沒有了那麽多的不安和膽怯,褪去了些許稚嫩和無知,工作和生活都可以自己打理的很好,面對這個未知的世界,妳不是也有膽量和它正視不再逃避了嗎?
  所以,在走向未知明天的道路上再多做些努力,堅持每天運動,脫髮食療就算沒有姣好的身材,但壹定要有健康的身體;堅持每天看書,與氣質無關,只是多看書才不會思想禁錮,遇事才會有更多的思路和想法;堅持5天背壹篇英文短文,與優雅無關,只是不要等到用得到的時候,之前很爛的英文變得更爛;堅持真實的記錄自己的想法,因為壹個念頭的閃現這壹秒不抓住,下壹秒就會忘記,寫字,其實就是指尖和心靈的對話。
  親愛的自己,也許現在妳依然感到迷茫,依然觸摸不到明天的模樣,依然被不安和惶恐充斥著,但是,不管明天會發生什麽,也不管這個世界對妳怎樣,都請妳壹如既往的努力、勇敢、善良、充滿希望。
  因為妳不會僅僅滿足於過著壹份“還不錯”的生活,妳不是壹直都在在追求完美嗎?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2:11約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