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22日

春天明明葬了童話

我在樹下站立,一直以為我會如蝴蝶戀上春天般,盡享每一片花瓣的美,生生世世。可最終守望中失去了往日的顏色,幻想還未塵封就以隨風破滅。春天明明葬了童話,如新nuskin產品卻還是那麼的不著痕跡。
月色皎潔如明鏡,照著我憔悴的面容。苦笑,原來我不是公主,又怎敢奢望傾城之戀。風兒盡吹,輾轉傷痛。
依稀記得,那個下午,陽光明媚,我在那扇門後小心的窺視著你,靜靜地。一如我想,你走過,笑面如玉帶著溫暖,將我送進一個花開的世界。萬物俱靜,唯有你我。庭院是這般狹小,你就在門外,同珍王賜豪步步留下含香的空氣。你扣住我的心,輕易地,如你小口柴扉,卻讓我帶上瞭解不開的相思扣,環環相連,困我於漫漫花季。
月光柔美,我在這頭。庭外,是你飄逸的身影,漸行漸遠;庭內,是我不滅的等待,望穿秋水。相思如水,你在彼岸。
見你,內心是欣喜若狂,可還是假裝鎮定,全不在意。卻在下一秒於你走過之處栽種一株小杏樹。我要讓它開滿繁花,然後傻傻地等你走過。
終於杏樹開花,那扇門就在眼前,內心的聲音告訴我:走過去吧。可當我踏上去時卻發現,這條路沒有盡頭,兩個方向,天南地北,你我背道而馳。原來早已註定是這般結局,你只拂袖離去,王賜豪主席獨留我在原地,兩眼噙淚。
春日依暖,縱杏花展露絕色的笑顏,然茫茫人海卻再也尋不到你的身影。曾經的咫尺化天涯為距,不見你的日子如歷經生死別離,那段院牆成了斷垣,擋不住的風凋了碧樹,殘了花枝,漸寬了我的衣帶。
再次見你,你的肩膀以非我能依偎。你是王子,註定陪伴你的是穿著水晶鞋的公主。你的城堡不再對我打開,其實,又何曾對我打開過呢?踏著破碎的花瓣一步一步向你靠近,即使是說不盡的滿腹柔情,也只脫口而出:“來世再會。”只因今生註定無緣。
暮色四合,庭前花已老去。斜吹,是昨夜的殘風;跌落,是滿地的繁花。我不用睜眼,卻已看見風景支離破碎。
春去春來,與你揮手作別於此。時間流淌的日子裏,我在庭前靜坐,王賜豪主席守望下一個花季。


同じカテゴリー(喜愛桃花)の記事
 時光總再催著你往前走 (2015-03-11 11:53)
 我的那場桃花劫 (2012-08-10 16:41)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