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17日

一顆午夜流星的提醒

挑一燈煙火,呵醒舊垣城池,那一夜,我將靈魂放逐於此,蛛網交錯的剝離裡,尋得前世斑駁隱約的刀光劍影,那一夜,我將心願花開與此,微微頜許的月華里,飲盡半生冷暖自知的流離,那一夜,總有一些無法掩映的衝動,古老的槐樹下,琴音彈起,衣袂飄飛,視野蒼茫,眉鎖天涯。

--題記

1.

如一場夢,那一枚生之嫵媚,揭開了一場行程,嬉戲裡顫動的水花,圈圈散開,岸,承接了一雙腳。

世俗的牽絆裡,密封了一種呼吸,腳下的路,竟也會在壞笑著違背意願裡定格。走不出一些自囿的空間,視窗,探出的腦袋,唯有恍惚的目光,無聲地打聽著陌生與新奇。

久違的微笑,就如同一方素帕的繡花,古老,帶著牽強。

一種暗黃,像燃了半截的老照片,裝點著逝去的點點記憶,慵懶的回首,仿佛都是一種費力的行徑,也許,此時的歲月,缺失太多的靈性,站在荒涼的季節埠,該以怎樣的一種出發,與心音相通?

2.

淚光婆娑,試圖伸出雙臂,光與影的觸感裡,我還拿什麼熟悉這個漸漸遠去的世界?

耳邊呼嘯而過的是即逝的風景,那麼多幻覺裡美妙的鵝黃,淡粉,新綠,只在刹那間,填滿了視線裡切切的渴望,茫茫無垠的空曠裡,寂靜,素染了自然之聲的風情。

假以雙足為點,我不知道,那一條漸之遙遠的曲線,究竟會埋沒多少未加雕琢的激情,又如何將一個弱小的身影,風化成僅屬於生命音符裡的一場平靜?

浩瀚,聯姻著洪荒,多想在生命最絢麗的一刻,走向遙遠。天涯的一角,那麼多理由,誘惑著一場征程,此刻,我就是一個探路的旅者,心向遠方。

3.

太多的唯美,炫耀著親近的微妙,仰望通透碧藍的晴天,仿佛聽任一次相戀的耳語,呵護的愛撫下,羞澀了容顏。

朵朵白雲,遊蕩的停歇間,又好似嗅到了芳草萋萋的眷戀,君不見一場煙波路,搖曳風聲委婉,綠浪追逐,驚醒彩蝶飛旋,花葉競相飄飛,暗香浮于碧水,水映諸影,欲動一闕遠古幽聯。

孤獨,於綿亙裡漸之巍峨,那些一度渴望的同行之念一笑泯江湖。浪跡天涯的跋涉,原本就不需要相伴的歡歌,孑孑素身,譜一曲天地人三者為和,寂寞的回眸,或者遠眺,可否詮釋了心情的另一種威武?

不懈塵埃滿懷,仍然以最初的豪放,感動著自己,在晨曦裡,夕陽下,月華如水的午夜。

夢裡花落知多少,既已漂泊離俗,就無法停止一顆不諳凡擾的心。絕倫的美景,總會在瞬間的驚叫裡變換著方陣,走過熟悉,走過陌生,在一次次演變的宿命裡成全了渴望的豐盈。

4.

沒有誰能將一世的風景讀懂,就像一個拐彎,或者搬運公司一場浩瀚,誰也無法在大小的比對裡度量著深淺。

渺渺人生之途,身心二者,總要有一個在路上,足音相伴,寂寞獨行。再美的風景也只是驚鴻一現,唯有自己的影子,悠長地不棄左右,聽任天涯漸近,命之老去。

跌跌撞撞中,每一寸前行的身影,都試圖將自己逝去的過往遺忘,那些光影裡剪切的棱角,總會在易感的眸子裡掀起淚光,似乎,很悲壯。

天地之空曠,囊入懷中,短短一瞬的與之相擁,於一顆漂泊的心,已經足夠。

驚醒與一片景,一縷情。一些看透,不可言透的了悟,飛越的荒蕪裡,嫁接了笑容。
offshore company hong kong
看到了內心裡波瀾不驚的寧靜,就仿佛一顆午夜流星的提醒。

寂語獨斟淺入畫,一生漂泊走天涯。

莽莽歸途,如何留得住你,我,或者他?

每個人都是自己忽略的風景,每個人又都在自己的風景裡冬蟲夏草 膠囊細數著光陰,顛沛流離,一聲歎息,告慰了一段征程,漸漸遠去的,那個圓點,唯有落葉打轉,颯颯風聲。

一場夢斷,又一場夢生。




同じカテゴリー(醉紗清風)の記事
 寫出他們生命中最想要的事物 (2014-09-24 12:10)
 戀上了醉的感覺 (2014-08-15 12:24)
 為什麼都是同樣一個人 (2014-07-18 19:06)
 我們心靈的深處需要這樣的追求 (2014-06-09 12:59)
 許一生起起伏伏 (2014-06-06 11:11)
 花開之時且珍惜 (2014-05-02 17:58)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1:24│Comments(0)醉紗清風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