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1月13日

思念那夕陽下的炊煙

“我的鄉愁/是牽著風箏的線/離鄉越遠/思念越長/我的鄉愁/是心中珍藏的酒/離鄉越久/味道越醇濃/我的鄉愁/是隱藏在天宇的星斗/夜深人靜時/便一顆一顆閃亮起來……”──北石《鄉愁》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臨近新春佳節,返鄉的日子越近,使我思鄉的情緒愈加濃烈。其實我本不是一個戀家的人,我喜歡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陌生的街巷,陌生的話語,喜歡在陌生的地方靜靜感受那種生冷的寂寞帶給我新奇和異樣的感覺。也許是年齡的增長,加上身處異鄉的日子久了,心裡漸漸萌生出了對故鄉的思念之情招牌廣告

重慶這座大都市和故鄉的小城小鎮相比起來讓我感覺太過龐大和堅硬。娿銰鮟高樓林立、車水馬龍充斥著大都市的喧囂,無論到哪都是一派熙熙攘攘的景象,身處其中便愈加想念故鄉的那一份恬靜。故鄉的街道是鮮活的,放眼望去盡是遮天蔽日的綠色植物,松鼠在街道兩邊的樹梢上攀爬跳躍,成群的燕子和蜻蜓從天空飛過,沒有高樓和汽車,沒有喧嘩和嘈雜,步行數十分鐘就能到達郊外,望不盡的森林和稻田,還有林間隱約顯現的吊腳樓,在那裡時間緩慢得彷彿隨時都會停止電召客貨車

小時候每逢夏季,江水漲起來淹過堤壩,呼朋引伴爬上停泊在江邊的大船,脫光衣褲一個接一個從那六七米高的船沿上跳下,順著湍急的江水漂出幾公引才能爬上岸,循環往複,一天下來晒脫一層皮,一個個黑漆漆的卻樂此不疲。後來再長大一點,邀幾個朋友走訪山裡的村寨,深入到人跡罕至的原始森林裡露營。尋一條小溪,夜宿溪邊。拾一堆枯枝生一堆火,溫一壺酒。夜幕降臨,竹筒裡燒熟的米飯和著竹子的清香勾引肚子裡的饞虫,林間採摘的野菜或煮或用芭蕉葉包燒,一切都是就地取材。酒足飯飽之後躺在沙灘上休憩,尋著那從葉縫中透下的月光,有一句沒一句地瞎侃。夏夜虫鳴,溪水潺潺,大自然的天籟之音比世上任何音樂都更加醉人,一天的跋涉,疲憊讓人很快入睡。半夜丟了睡意,再喝二兩酒,趁著酒意,卷了褲管下河“點田雞”。捉來的田雞無論個頭大小,一律開膛破肚洗乾淨,涂一層鹽,用削好的竹簽子串上,往火上一烤又是一頓宵夜,接著倒頭又睡。隔天起來抖落身上的螞蟻和毛蟲,繼續往林間深處去或者返程。記得有一次,意外尋著一個瀑布,湍急的水流從十幾米高的崖壁上宣泄下來,瀑布底下衝擊出來一個小水潭,潭水冰得刺骨,一個猛子扎進去馬上渾身顫抖從水裡連跑帶爬上岸,身子凍得通紅,嘴皮發紫,卻十分盡興凹凸洞

總之我在故鄉度過了福祉和快樂的童年,那些記憶在我離家之後的歲月裡無聲無息地發酵,彌漫著久遠的芳香。如今那小城和故人的模樣在我的記憶中幻化成揮之不去的情緒,那些記憶中緩緩流動的時光如流水般清澈動人。我時常自問為什麼要留在重慶,既然思鄉又為何不歸去,可至今我也說不清楚。也許我是痴戀這思鄉的情結,我希望它能久久縈繞在心裡,就好像身處在寒冬才會懷念夏日的溫暖,體會過痛苦才向往福祉的滋味,被束縛了身心才會有對自由的渴望,只有遠離了故鄉才能醞釀出更加醇美醉人的鄉愁。

記得某夜,我夢見故鄉金色的夕陽下,江岸上的寨子升起炊煙,美麗的傣家姑娘佇立在齊腰的河水裡梳洗她烏黑的長髮,那畫面即使是在夢中也讓人心醉。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3:15│Comments(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