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4年05月02日

花開之時且珍惜

陽光在連日的雨水中尋找到了空隙,將半遮面的春天亮了個底,舒舒暢暢地就鑽到了人心裡。兩日晴好,風一個勁兒地猛吹,似乎要將濕氣凝重的大地快速地吹幹。
陽光遍灑,在心裡在臉上都開出了花。古運河波光粼粼,綠水新池滿。沿河風光帶只有在春風裡才會顯現幾分靈秀。獨自徜徉,看花看草,整個身心舒暖輕鬆。
春風吻上我的臉,春風知道我。
老人就著一壺瀲灩春光,悠閒地坐在木椅上曬太陽;情侶手挽著手,步履叩響了河廊;不遠處的橋上,行人車輛穿梭不息,街景的深處,一片繁華。我深深地呼吸,呼出的是內裡的積寒,吸入的是和煦的芳香。
來之不易。春天的情緒讓人難以拿捏,最不缺少的便是雨水,濫而不能令人喜悅,似是春潮初湧時的悸動。在雨季裡犯起迷糊,想念春天,等待春天,盼著陽光照耀出花樣的燦爛。而春天終將會屬於陽光,陽光終於打開了春天,晴朗的天空下灑滿了怡人的氣息,濕寒蕩然無存,再也無法堅持的硬度被無聲地暖化,繞指成柔。
燦黃的迎春零星凋謝,為之深歎,為之惋惜,但見它卻並沒有頹喪之色,開也平靜,落也淡然。為迎接春天而開放的花,當春天真正到來,它便開始了無聲地退場。瓷壇裡的茶花也少了豐盈,添了殘妝,花根下已見落紅斑斑。原來,早開的花早凋謝。
落紅豈是無情物,心裡承載著對春天最初的愛戀。
一路走來,誰又不是在循著花訊探訪著春天。Claire Hsu
有一心想要攝梅的人,攜著相機數次走進梅園。踏著春雪,芳蹤杳然;迎著春雨,初露風骨。梅花解得春寒,姍姍來遲,只為珍惜,一季裡,花開只有一次,何苦那麼急迫,要開就開在春風裡,誰能與你爭做這東風第一枝。
春風春雨滋長著百草千紅,滾滾紅塵,任一種生姿都有期限。春天很短暫,等到綠草蔓蕪時,春天就會匆匆與我們揮別。那些在春天裡吐盡芳華的花朵,它們短暫的花期傾吐了對塵世畢生的熱愛。熱烈地開放過,便是盡情地擁有過,它們的燃燒歲月,驚豔而飽滿。
“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忽然想起蒜山遊園裡,立在湖心的美人石像,嬌媚而典雅,裙裾翩翩,古美人杜秋娘仿佛在舞在唱,“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人生苦短,大好時光怎能不珍惜。珍惜時光,時不我待,珍惜春天,花當滿枝開。
可是春天又能消受幾番風雨,幾番豔陽?
風信子與水仙的花朵已經枯萎,因而窗臺上即使爬滿了陽光,也少了一些明媚。修剪去殘敗,仍留住那些寬大碧綠的葉,陪伴春天。
春且住,只是能留住春天多久呢?匆匆歸去,花開必有花落,開始鮮妍,落時憔悴,倒不如不開的好。可是不開,又怎能擁有並烘托這春色無邊。
“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閒愁古來有之,而眼前的春景,於我便是似花如夢的佳期,早也罷遲也罷,花開之時且珍惜。
樂觀的人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7:58醉紗清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