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25日

枯萎在了過往風雲中

曾有多少人說,遇見妳,是我這壹生最美的意外;又有多少人說,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是不是就不會讓記憶,帶上這麽多的疼痛,在流年漂洗的時光中努力的記住,又拼命的忘記。

記憶,是我曾走過,同珍王賜豪是我走過曾沒有妳的人海,走過曾孤獨中,寂寞的仿徨,是我走過,沒有妳漆黑的夜,走過想念的日子,走過明媚的青春,走過熟悉後的陌生,走過風景夢幽,走過細水長流的時光,更走過關於妳的疼和痛。

這個夏天,湖水輕柔,微風摩挲著記憶的手,浮浮沈沈的躲在微香的漩渦裏,揮動著壹種難以差遣的孤懷,淒惶的的瞬間,如失散群聚的大雁,找不到壹絲安暖,與明媚同居。我想自己就是如此,如此這般無聊又孤獨,深思琢想取記回憶中的片面,只是,記憶,是妳與我曾真的走過。

窗外樓臺,煙雨彌漫,倒下了回憶卻與妳不見也散,回望前塵,淚如雨作聲,是誰,曾從雨中,歌唱出不滅記憶的痛,對於妳,無論我怎樣行走,都是荒年中,印記在回憶中的疤痕,明顯的紋路,畫刻出了記憶中,走過流年的模樣,時光流逝中,青春的字眼,也只是壹紙傷痛而已。

時光,何時成了我最痛的主題,是因為記憶,還是曾經的見證,走過百花雕零,觸發的依舊是往事中,橫生感傷的意緒,總能把悲歡,交集的那般如夢如幻,即使有些人,走遠走近,離合與不舍,香港如新最後留下的都是記憶,走過會記住,疼過會遺忘。

斜陽的遠巷,又是誰橫舟天涯,沈廖在流光輕別的嘆息中,笑看風吹草知勁,五色花迷,將世事滄桑掩埋在泥途闌珊中,回望來時的路,光陰剝復著往昔,浮雲聚散中,料量著記憶中,曾有過的等待,滿紙瑣碎的傷言,如群居夢破般,同朽在無法理歸中消磨殆盡。

夢魂聽潮,煙塵愁極。花絮隨風拋舊懷,陌上婆娑淚離人,暗中獨聽月沈吟,光景花問惜取何。青山無色,日暮憑欄而望,墨中風雲,筆下故事,不待與誰相逢,情知似舊,眠醉黃昏時,門外紛音,行車奔流,身經幾回顧,斷殘念,何須蒼茫尋深憶,風中聞歌,渺綿記憶傷逝殘句。

飆塵看歲盡,長恨數逢歡,此生記憶,寂寞應情盡,縱使揮弦寫憶,別曲行舟,也不過人事音書,蹉跎浮光倦客行,漫卷淚落,記憶在悲風中叩響遐憂的心弦,幾何情愫,枯萎在了過往風雲中,淒涼的再也無人過問,或許;幸福的東西並不是有多少記掛,而是在苦盡處,能所被人記住。

借晚雲念舊人,憑欄取暖,誰負了相思,誰將心,烘托在夕陽的天際,渲染著傾瀉而來的記憶,新愁伴酒生,舊恨落筆憶,即使讓傷感隱約,孤身獨處難以消憂,如果沒有妳,我絕不會讓自己的時間,在等待中,這般消磨的淋漓盡致,讓記憶,康泰領隊陪我走過漫長的似水年華,成為磨滅不了傷詞。

離歌取醉,落日爭暉。散發沈醉在忘情的海畔,任墜落的日霞,籠罩著斑駁中,鮮明的畫面,不曾綺麗的記憶如此望景懷人,潮退的浪聲,碰擊著內心深處的幾任傷感,這種情形,妳永遠不曾體會,傷痛中,記憶竟是如此佳境般的唯美,我知道,真實的情感,往往都是如此,建立在廢墟的國度。

記憶,是我曾走過,懷著壹個永不曾快樂的心,用傷感寫意著流年奔逐的光陰,妳從未停留,用轉身落寞了我純真的年華,無情中,讓憂傷浸透了說好不曾離散的誓言,漸漸地將心,冰冷的塵封,離別的不曾有遇見,我的遺忘又該如何的拼命,這壹切,到過了我的記憶,是我曾傻傻的走過,壹個人,好久好久。

時光是壹場不老的主題,青春的色彩斑斕,歲月的如梭似箭,回憶的酸甜痛楚,陪伴著越老越淡的年華,用滄桑中的音律,譜寫出了的,是記憶永無旋律的歌,多少疼痛的字眼,成長在了悲歡離合的回憶,組合屋如果重新可以選擇,我也不會讓妳走進我的世界,更絕不會讓我走過記憶。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2:17約會nuskin

2014年06月16日

左手邊是古色古香的思劉堂

悠長的林蔭道上,枯黃卻又挺拔的樹幹記錄了一份份沉甸甸的歷史。
左手邊是古色古香的思劉堂。洗衣機
屋瓦牆磚,飽經風雨,風華依舊,仿佛一位白髮老人,在堂前濃厚的綠蔭下,呢喃著訴說屬於那個人,那群人,那些歲月,那個時代的故事。
還記得嗎?那個人,在靈氣繚繞的鎮鼇山下辟出一方淨土,以他超越當代的教育思想浸染了這片土地,從此,桃李芬芳,萬千學子奔走天下;
還記得嗎?那群人,年少輕狂,卻心懷天下,將青春奉獻給信仰,將熱血拋灑在戰爭的硝煙中,以自己的方式,實踐博愛眾生。
我們需銘記,那些歲月苦難成為了代名詞;那個時代有所學校,培養了一個個傳奇。
我們需銘記,歷史留給我們的不僅僅是銘記。
右手。仰望碎紙機
右手方向的從嚴樓前,陽光穿透歷史的扉頁,教會莘莘學子如何去仰望。
這挺拔的樓房,每一處都滲透著新生的力量;一桌一椅之間,靈魂在歡快地遊走;三尺講臺,播種希望而無怨無悔。
仰望的時候,我們無需再理會其他。外面的喧囂俘獲不了那份熱忱地嚮往,內心的躁動也無法撼動那份頑強的決心;
仰望的時候 ,我們可以成為最美麗的人。朗朗書聲,聆聽家事國事天下事;伏案夜讀,遨遊於知識的汪洋大海。
我們需仰望,仰望更高的存在,給自己的靈魂以接受洗禮的機會。
我們需仰望,這片淨土上歷史殘留的痕跡讓我們仰望到更美的星空。
左手銘記,銘記過去;
右手仰望nu skin 如新,仰望未來;
靜靜等待星光燦爛之時。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8:25幾分朦朧

2014年06月09日

我們心靈的深處需要這樣的追求

  我常常喜歡吟誦著“草色新雨中,松聲晚窗裡”的佳句,自是十分的喜愛詩句裡的意境。不言柔柔的青草,一場不期而遇的霏霏的秋雨,也不說那高大挺拔的松樹,單是那一個“窗”字,心底就有無限濃濃的暖意義工活動

  雖然吧,主人好像有些離塵之意,但那也絕不是死灰枯樹一般的心境,單單那松影婆娑下的窗子,就非常的令人想像。一場霏霏的秋雨之後,草色葳蕤了,松影婆娑了,起風了,外面傳來一陣又一陣的松濤聲。那麼,窗戶裡的主人幹什麼呢?興許是一豆燈光,半卷青史,一煮清茗,默默長吟;興許是半兩黃酒,一碟青豆,三倆知己,長夜座談;也興許是一襲青衫,手握書卷,推窗臨立,默默地聽著秋風秋雨的摔落聲,心中感歎著人世的沉沉浮浮。
  這樣的情,這樣的景,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想擁有那是多麼的不可思議。於是,我就怪怪的傻想,設若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裡都開啟這麼一扇窗戶,那該是多麼愜意,多麼幸福啊!因為打開心靈的窗戶,我們不也可以聽聽松濤的陣陣流韻,不也可以嘗嘗新雨的清涼,不也可以聞聞草間飄來的一陣陣清香,與自然親近,那是多麼愜意的一件事情啊!
  可是,塵世中的我們如何能夠做得到呢?我們忙於生計,忙於名利;思緒沉浮於得失之中,靈魂煎熬于名利之中。為了今天,為了明天,我們縱有這一扇心靈的窗戶,我們又何曾打開這一扇心靈的窗戶呢肌膚管理?我們忙忙碌碌著,就像用眼睛在黑暗裡尋找光明一樣,可這樣又如何能找到光明?就像用耳朵在喧喧嚷嚷的環境裡尋找清靜一樣,可這樣又哪裡能夠找到清淨?
  其實,把眼光收回來,大美不就在我們的身邊,是我們自己找來找去,卻找不到最根本的東西,也難怪我們像是瞎子一樣找不到光明,像是聾子一樣找不到清淨。倘若我們打開了心靈裡的這一扇窗戶,也許絲絲細雨就會向我們飄來,也許流雲松濤就會向我們走來。也許,此時此刻,我們躁動的靈魂就會安靜下來,我們渾濁的心靈就會充滿一片澄澈和曠達。
  讓我們的靈魂沉醉於天地之間的大和諧吧!讓我們的心靈歸於安靜,始於安靜。打開心靈之窗,讓蒙塵積詬的心靈接受霏霏秋雨的清禮;打開心靈之窗,讓飄忽不定的眸子凝視這自然的秀色;打開心靈之窗,讓嘈雜煩擾的耳膜傾聽這自然的天籟。打開心靈之窗,讓靈魂回歸寧靜。那樣,心也會染上那一片青綠,雙眸也會變得明澈,兩耳也會感覺萬分清明。
  打開心靈的窗戶,傾聽這絕世的天籟之音。打開心靈的窗戶,觀賞這絕美的詩篇。不再做庸庸碌碌的一介祿蠹之人,不再做蟻蟻攘攘的一介趨利之夫。因為我們蒙塵已久的心靈需要這樣的滋養,因為我們心靈的深處需要這樣的追求。
  打開心靈的窗戶,迎接綠色世界的到來,讓綠色的心靈充滿陽光,充滿空氣,充滿流水,充滿青草,充滿大自然的花香鳥語。於是,我們的眼前飄來一抹流雲,我們的耳邊傳來一陣松濤。沉醉在綠色世界裡面,還有什麼煩惱呢加按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2:59醉紗清風

2014年06月06日

許一生起起伏伏

一滴淺墨停留在了筆尖,等待揮灑的一刻,如新nuskin產品成就絢麗的畫卷。
——題記

人之初,性本淺。空白,單純,多麼的簡單,多麼瀟灑。歲月磋砣,花團錦簇,湧我心房。日漸高,心嚮往。嚮往詩裡文裡的清新,嚮往展翅高飛的鳥兒,香港如新嚮往理想國度的完美追求…… 
一個世界,因真愛而空白。
一紙素箋,因文字而內斂。
一滴淺墨,因揮灑而絢麗。
昨天的歲月,今天的迷惘,明天的遺憾……
是清高,是高傲,是丟棄?……
疑惑總在這些生活的真實時光裡鬼怪陸離,我看不清你,你也看不見我。nu skin 香港時光在不停的延伸,靈魂搖曳著綽約的風姿,獨跳著孤寂的舞步。心如煙逝,匆匆消散。一種宿命,無法看穿看透,無法猜測預演。生活的腳步漫漫,心若浮塵,花逝無痕。
錯落的腳步幽幽,晚風扶著夜色遲遲不退。是停下來擁有這一襲清淡明亮的月光?還是繼續前行觸及陽光?“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裡柔情”。試問要準備多少唐詩宋詞才能寫滿這月夜柔情?要準備多少勇氣在黑夜裡前行?又要準備多少心緒憶取笑臉盈盈?
一杯清茶,安靜的思,安靜的想,安靜的讀,幾多感悟,幾多感慨。康泰領隊飄渺不定風情,文字梳理一節一節的心緒。一顆素心,靜謐,素閑,閒心適意。心安寧,不求完美,許一季花開花落,許一生起起伏伏。
時光靜默,拈一滴淺墨,鋪一張素紙,攜一顆素心,心靜,影動……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1:11Comments(0)醉紗清風nuskin

2014年06月03日

明白了時間

  音樂在房間中回蕩,可睡眼惺忪的自己,在心裡面兒卻多了許多念念不忘的“東西”,這些“東西”時常會在不輕易間將自己帶回某一個時間點。塵埃落定之後,回憶卻來挑撥,用什麼來寄託,康泰導遊又用什麼來留住。或許在這一刻,我只想好好記錄,只想好好感傷一下。
  時間把我帶到四月的最後一天,在這一天,我見證了你的婚禮,你是最美麗的新娘,所有人都在祝福你。在這一天,我重逢了五年未見的你們,畢業五年,然而在這一刻,腦海中浮現的卻全是大學美好的、匆匆的時光。要不是去參加小馬的婚禮,可能真的就不再有機會遇見某些人。
  今天我很早便到達了婚禮所在地,看到身穿潔白婚紗的小馬,滿臉笑意的小馬,頓時我的心裡也一個勁兒地激動起來。在大學裡,和她是同學、同桌、室友的關係,曾經一起歷經的種種,如今依然清晰地呈現於腦海,突然間不想再用過多的詞彙去描述我們一起走過的歲月,畢竟那些在很久以前,就被寫進了我的文字中,而今,對於她,牛欄牌回收更多的是一種深深地祝福。
  其實在今天,我知道一定會遇見哪些人,可是對於他們倆,我不曾想過五年後的今天,會在小馬的婚禮上與之相逢。文和龐昨天便已經來了,看見他們後,非常地親切,同時我也責怪他們,昨天為什麼沒有事先通知我,再怎麼我也會趕過去,畢竟這麼多年不見,想說的太多。文和龐一點都沒變,看見這對鐵哥們兒,讓我再次相信,時間會改變一些人與事,可是最真摯的友情,卻不會變,無論在大學,還是走入社會,這份情誼依然很完整地保存著,延續著,而之間的關係,也由朋友變成了親人。我和他們倆聊天,很舒服,可是,康泰在今天,在文的臉上,我卻讀出了惆悵。
  在還沒有畢業的時候,小馬和文,曾經是一對戀人,在他們還沒相戀的時候,我們大家是一群很好的朋友關係,一起談天說地,一起歡聲笑語。可出乎大家意料,他們趕在畢業的尾巴,由朋友轉向戀人。曾經我以為,以小馬的性格,無論時間、地點再怎麼變,他們都會牽手走下去,曾經我以為,文和小馬是很好的一對。可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以為,畢業後,大家都忙於找工作,很多現實的東西擺在面前,而就在這一刻,小馬的高中同學出現在她的面前,讓她在這個繁華的城市裡,有了說話的物件,有了依靠的感覺。還記得,那段時間為了找工作,我住在小馬他們那裡,文通過短信或電話向我詢問小馬的情況,聽著各自的敘說,有種心疼、酸楚的感覺。文,性格很沉穩,他說“放下”的時候,感覺他很輕鬆,其實我卻知道,在背後,隱藏著無盡的無奈與酸楚。在今天,一定沒有人能夠清楚地瞭解他的內心,看著自己的前女友步入婚姻的殿堂,聽著主持人介紹這對新人相知相識相戀的時間,所有人都在歡呼,而他的臉上,卻寫滿了各種各樣的表情。雖然如此,但他一定會將最美好的祝福送給曾經的戀人,現在一輩子的朋友。
  這些年,雖然與文不曾相見,但也時常會打電話或網聊。中午走的匆忙,今天確實也沒有好好地同文聊聊,剛剛給他打了一個電話,心裡格外踏實,期間我反復地說,很多人與事,是不可能隨時間的流逝而變化的,不要輕易折斷這根友誼之線。有我的這句話,他說很值得。其實,在人生中,值得的東西有很多,只是有時候我們的眼睛被蒙蔽,所以,既然看見了,就該懂得好好珍惜。
  時間真的沒有改變我們的容顏,但它卻豐富著我們的人生閱歷。如新nuskin產品重逢五年後的你們,心裡很激動。在這漫長的五年中,我們各自的人生都發生了相應的變化,青澀從我們的臉龐中褪去,成熟寫在我們的臉上。在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的同時,我們大家也正為自己的人生努力著,為小小的家庭加油著。
  誠然,一些人與事不會隨時光的流逝而發生改變,可是,有一些註定是要發生變化,甚至從此地遠離。比如,我不可能重回那段青春歲月,不可能再和你們在大學校園裡,自由地談天說地,也不會再有大學寢室的臥談會。那些曾經告別的同學,就真的已經告別,那些屬於我們的故事,而今就只能夠在偶爾中不經意間憶起。曾經短暫的狂歡,以為一生都會延續,不料漫長的告別,卻是青春的盛宴。我們的青春,就像風箏和線,線斷了,風箏便飛了。就像歌中所唱:青春離奇,良辰美景奈何天,為誰辛苦為誰甜,這年華青澀逝去,卻別有洞天。良辰美景奈何天,為誰辛苦為誰甜,這年華青澀逝去,明白了時間。
  


Posted by qiu.pipi@gmail.com at 12:55Comments(0)狂想的路途nuskin